如此孝子

(作者:潘李君)

老王和老孙都在养老院,两人同居一室,天天下棋、聊天,很快成了親密的朋友。

老王有一个儿子,十分孝顺,知道父亲爱泡澡,工作再忙,每月也会抽出一天时间,带老王去澡堂舒舒服服地泡个澡。

老孙也有一个儿子,却很不孝顺,甭说一个月来一次了,有时一年到头也难得来一趟。

因此,每次见老王的儿子小王来养老院,老孙都十分羡慕,事后总是唉声叹气一番。心说:我儿子要是有小王一半的孝顺,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天,小王又来了,嘘寒问暖了一通,又带父亲去了澡堂。

泡完澡,小王把父亲送到养老院门口就匆匆走了。

老王看着儿子的背影,不由摇头叹息。

老孙见了,说:"老王,你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儿子,还不知足?"

"孝顺?"老王叹气说,"孝顺才怪!"

老孙疑惑地问:"怎么,你儿子今天没带你去泡澡?"

老王说:"澡是泡了,你以为是白泡的?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是没有办法呀,要是不想个法子,这小子能每个月来一趟吗?"

老孙听了,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老王说:"我每个月(干小骚货) 领到退休金,都把钱藏到贴身衣袋里。这小子明里不好意思向我要钱,就趁我脱了衣服泡澡的时候,悄悄把钱掏了去。为了每个月见上儿子一面,我只好一直装糊涂啊!"

(作者:卡奥)

接胳膊4小时,接腿6小时,接头12小时--这位外科医生牛不牛?

有一次,萨姆和约翰一起外出去砍柴。一不小心,约翰砍掉了自己的胳膊。因为萨姆学过急救,所以见此情景,他显得非常沉着。他迅速地帮约翰把伤口包扎好,然后,又用一个塑料袋将约翰的那只被砍掉的胳膊包起来,并把它和约翰一起送到了一名外科医生那里。

外科医生看了看,然后对萨姆说:"你们找到我真是太幸运了!我最擅长的就是接骨手术!4个小时之后你再来接他吧。"

于是,4个小时之后,萨姆再次来到了外科医生那里。(美文摘抄,www.afbbbb.cc)外科医生对萨姆说:"哦,我的手术做得非常成功,比预期的要快。约翰到楼下的酒吧里去了。"

于是,萨姆也下楼来到了那家酒吧。令他大为惊奇的是,约翰正在投掷飞镖。

"哇!"萨姆想道,"那位外科医生的医术真是太高明了!"

又过了几个星期,萨姆和约翰又一起外出去打柴。这一次,约翰又一不小心把自己的一条腿给砍断了。

于是,萨姆又像上次一样,用一个塑料袋把约翰的那条被砍断的腿包了起来,然后,把它和约翰一起又送到了那位外科医生那里。那位外科医生看了看,对萨姆说:"接腿比接胳膊要难多了。但是,我想6个小时应该差不多了。你6个小时之后来吧。"

6个小时之后,萨姆再次来到了外科医生那里。那位外科医生对他说:"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比我预期的要快。约翰现在正在楼下的足球场上。"萨姆来到足球场,老远就看到约翰正在踢足球。"哇!"萨姆叫道,"那位外科医生的医术真是太神奇了!"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星期,萨姆和约翰又一起外出去砍柴。但是,这次,约翰闯的祸实在是太大了,他竟然把自己的脑袋给砍掉了。而萨姆呢,还是像前两次一样,用一个塑料袋把约翰的脑袋给包起来,把它和约翰的无头身体一起又送到了那位外科医生那里。

那位外科医生见状,不禁惊讶地说:"哎呀!怎么把头给砍掉了!这接头的手术可真不好做呢!这样吧,你12个小时之后再来接他吧。"于是,12个小时之后,萨姆又来到了外科医生那里。"哦,真对不起,"外科医生歉疚地说,"约翰死了。"

"我能理解您的难处,我知道您已经尽力了。"萨姆体谅地说,"您是一位医术超牛的外科医生,但是,接头手术毕竟不同于接胳膊和接腿的手术,它的难度更大。"

"哦,不!"那位外科医生连忙打断萨姆道,"约翰的死因并不是由于手术难做的缘故。约翰其实是被包着他头的塑料袋窒息而死的!"

(作者:徐永辉)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德光起身去洗手间。由于走得急,进门的时候差一点和出来的人撞到一起。他定睛一看,原来是坐在斜对面的女人,赶紧陪着笑脸说,不好意思。

女人扑哧笑了,有啥不好意思的,再说,即使撞上也不能全怪你。

德光也笑了,想,这个女人怪有意思的,就留意她了。还真发现了新内容:她的眼睛、嘴巴、鼻子,单独看都没有新意,但组合在一起就巧妙了,像事先量好了尺寸一样。身材不胖也不算瘦,起伏有致,荡出一圈圈风韵。

女人的目光也不时抛洒过来,交汇在一起的时候,德光就笑笑,她也笑笑。德光心里便一阵阵波澜起伏。虽然媳妇温柔,孩子可爱,家庭生活幸福美满,但是,德光心里仍然涌动着时断时续的渴求--艳遇一位别致的女子。

女人活泼,风趣,不断提出一个个活跃气场的好点子。聚会高潮起伏,笑声彼此起落。德光的心更荡漾不止,目光蝴蝶采花一般围着她上下翻飞。

曲終人散的时候,大家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德光才知道女人叫文竹。你一点都不"文",倒像棵武竹。熟悉了以后德光取笑她。

文竹笑了,也真是的,我从小就好动,上墙爬树,没有不敢的,人家都喊我假小子。

让德光更惊喜的是,两个人离得竟然不远,只隔着几条街区。除了在网上联系,德光还偶尔到文竹所在的小区附近转悠。真的遇到过几次。

文竹的名字就在德光心里越扎越深。

这天下午,德光听一位驴友说温县的房山现在开发得不错,就问文竹明天有没有(舅爱心欢) ) 时间过去转转。这是德光第一次单独约文竹,心扑腾扑腾乱跳。没想到,文竹答应得干脆利落。

半上午天就热了,德光和文竹都脱了外套。文竹的短袖是紧身低领的,胸前不仅更加突兀,还露出白花花的半球边缘。德光再也无法淡定了,尽量往她身边靠,正浮想联翩,文竹突然推了一把他的脑袋,小心绊倒了。

德光脸腾地红了,站在那儿,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文竹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催他,走呀,憨了?

文竹还和原来一样说说笑笑,德光心里的包袱才渐渐放下来。突然,文竹冲他摆摆手,身子一矮,蹑手蹑脚往近前的一棵树凑过去。枝叶间,两只鸟正在热恋,一会儿脖子纠缠在一起,一会用嘴巴互相梳理着羽毛。

拍完照,文竹又向山顶爬去。

峡谷宽阔,曲折幽深。悬崖几乎是垂直的,乱石突兀,斜刺里生长着零星的小树。

德光突然脚下一滑,踏空了,幸好下方不远处有一棵小树,德光死死抱住了树身。

文竹脸色煞白,傻傻望着他。

德光大叫,快,快想法把我拉上去。

文竹一下子醒悟过来,在周围团团转着寻找东西。

但是连根藤条也没有。

突然,文竹拉开背包取出衣服,又脱掉裤子连接起来。可是还差一点,文竹又脱了短袖连接,德光终于抓住一条裤腿。他一用力,文竹身子晃了几晃,差一点栽下去。德光急忙说,快抱住你身边那棵树。

多年后说起这件事,德光还一脸感激。有朋友嘻笑着打趣他,你这家伙因祸得福呀,快说说,啥味?

德光劈头给他一耳巴子,笑着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随后就一脸凝重,人家不管不顾地救我,我要是还那么龌蹉,能算人吗?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隐私 任重主演的电视剧有哪些?任重的女朋友是谁?个人资料及照片
·两性故事 口述:老公告诉我和情人上床的细节
·情感隐私 “婚外有情,见势不妙赶紧撤”
·美文赏析 植入一季春天
·两性故事 老公竟为全裸小保姆做全身按摩
·励志语录 何其芳:树荫下的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