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钱来得快

(作者:潘李君)

金有趣花五万多块,买了一辆车,"荣升"为有车一族。巧的是,车子买来没几天,就接到了朋友的结婚请柬。他心想,这车子买的还真是时候,自己开车去喝喜酒,感觉爽多了。

转眼到了朋友结婚的日子,金有趣开着新车喜滋滋地去了。谁知高兴过了头,开到半路才想起忘了带包了,红包可是搁在包里头的啊。怎么办?金有趣略一思索,准备掉头回家取包,一着急,没打转向灯就直接变更了车道。恰在此时,后面一辆小车疾驶而来,因避让不及,两辆车子碰在了一起。

显然,这是金有趣临时变道引起的,应负全责。几分钟后,保险公司的人赶到了现场。一番勘查,并拍照取证后,建议快速理赔。即根据汽车受损的程度,由保险公司直接理赔现金,然后双方各自负责汽车的修理。金有趣同意并签字后,拿到了800元的赔付金。顿时,他笑逐颜开。为啥?800元,正好一个红包钱!这简直是雪中送炭哪!他能不高兴吗?

刚开始几天,金有趣看着车头上的擦痕,心里如刀割一般。本想到4S店修理,但又嫌麻烦,这喷漆的活儿没个三五天弄不好。就这么犹豫着,很快一个多星期过去了。终于,金有趣一咬牙,放弃了修理。心想,哪辆车没个磕磕碰碰?不就破点相嘛,车子还不照样开?这点小伤赔了800元,值了!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这天早上,金有趣开着车子去上班,正值早高峰,路上比较堵。人家见他车屁股上贴着"新手上路"的字样,便都想超他的车。结果意外发生了,一辆车超在他前面后,因变道过早,车屁股碰到了他的车子。停车下来一看,又是车头部位被刮伤。

两个人没有争执,很明显,是对方违规超车引起的,应负全责。保险公司的人到场后,金有趣获得1000元的理赔金,车子自己负责修理。因双方都无异议,事情很快处理好了。

等他们都走后,金有趣情不自禁地笑了。为啥?上次被刮的是左边,这次被刮的恰好是右边,两边正好对称,怎么看都不碍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性化的装饰呢!金有趣高兴极了,就这么轻轻被人一刮,1000元又到手了。

从那以后,金有趣彻底改变了想法,开车时竟然盼着别人来碰他,因为这样钱来得快,反正车子已经破相,也不在乎多一条刮痕了。可眼看一个月过去了,偏偏没人来撞他,金有趣是大失所望。那段时间正好赶上公司裁员,金有趣失业了。失业后,他高不成低不就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找到工作,为数不多的一点积蓄很快花完了。这时,金有趣不禁动起了歪脑子。心想:要是不动声色地制造一起刮擦事故......他越想越高兴。

这天,金有趣开着车子上路了,他要伺机制造一起(爆奶门原图) 刮擦事故。很快,机会来了。金有趣见前面的车子开得不快,便一踩油门,只听"呜"的一声,马上从左边超到了对方的前面,紧接着马上把车子往右边靠过去。果然,刮擦事故发生了。金有趣马上停车,下来察看"伤情"。他心里偷偷直乐,看样子"伤势"不轻不重,应该是恰到好处。接着拨打了保险公司的电话。

对方司机是个男的,胖乎乎的,看起来很有派头。他一下车,一声不吭,看了看车子撞击的部位,然后盯着金有趣看了看,阴冷地说:"兄弟,不是我吓唬你,你惨了,恐怕把你卖了都不够赔啊!"

金有趣一愣,随即笑呵呵地说:"反正都是保险公司买单。"那个胖司机冷冷一笑,说:"你也不看看我开的是什么车子,这可是劳斯莱斯幻影限量版!"

金有趣一听,这才突然想起《司机驾大货车刮碰劳斯莱斯被判赔105万元》的新闻,心想这下完了,只觉脑子"嗡"的一声,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作者:吴帮国)

这天一上班,大洋啤酒公司闵总就接到由一位漂亮小姐亲自送来的请柬,他展开一看,原来是雕塑文化研究会发来的请帖,请他于上午9时,参加在市文化广场举行的一尊铜像的揭幕仪式。闵总立即准时赴会。到现场一看,广场上果然人山人海,到处是攒动的人头,气球高悬。他好不容易挤到了前面的贵宾席,发现市里所有大企业的老板都来了。

一场颇具深奥的雕塑文化开场白后,雕像上的红绸布被领导扯了下来,一尊"撒尿的男孩"铜像展露在大家面前。这时,一位漂亮的女主持人上场了,像是电视台的播音员,她首先提问:"谁知道这尊铜像的男孩叫什么名字?出自哪个国家的什么城市?为什么这个城市要给这男孩立此铜像呢?猜中有奖!"

台下顿时轰动起来,老板们纷纷你看着我我看着他,不知从何猜起。这时,在贵宾席后,一位年轻的光头伸出手说:"我知道。"光头立刻被主持人请上了台。光头上台后接过话筒,立即向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说:"在下献丑了!"不知咋的,就他这一句话,台下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闵总看这光头好似面熟,可一时又记不起在哪见过?"

这时,那光头说话了:"这尊铜像的男孩叫于连,他出自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正是此男孩用自己的一泡尿,浇灭了侵略者企图炸城的导火线,从而挽救了这个城市,所以该城市给他立此雕像。"光头的话说完后,台下又响起了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闵总同众多的老板一样,犹如上了一堂课,学到了新的知识。

女主持人接着又说:"下面,有请这位年轻人给我们按动这男孩撒尿的电钮。"

那光头神采奕奕地来到那铜像的左侧,轻手一按,一条金色闪亮的弧线从铜像中喷射出来,顷刻间,台下一片欢呼声,"哦!男孩撒尿喽!男孩撒尿喽!"

就在这时,只见那女主持人同光头一道走上了前台,她兴奋(真实情感故事) 地说:"现在我郑重地宣布,此时男孩撒的不是尿,而是啤酒,光头牌啤酒!光头牌啤酒节--开幕!请大家免费品尝!"她话刚落,偌大的横幅从后台拉起--光头牌啤酒免费品尝!

一看到这,闵总惊呆了,只见许多服务小姐在给大家散发着一次性杯子,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接啤酒,尽情地洋溢在一片嬉戏、喜庆的气氛中......

后来闵总一打听,才知此光头原是自己下属车间的技术员,跳槽后自己承包了一家啤酒厂,他借此雕像揭幕之日,同雕塑文化研究会搞了这样一个别致的光头牌啤酒推销会......

这年,光头牌啤酒全市销量第一。

婷婷是小城里有名的美人,正因为太美了,追她的人不少。可她嫌阿辉没有固定职业,阿德家庭条件差,阿飞没有本科文凭;成仔呢鼻梁平凹了点,荣仔嘛可惜牙齿高低不齐......兴哥和龙哥倒是不错,她却不知道哪一个要比另一个更好一点......这样挑来拣去中,她换了-个又-个男朋友,与其中四个人偷尝了禁果,与三个有过同居"纪录"。如今她已二十八岁了,可还未最后选定"白马王子",拿不定主意该嫁给谁好。

见年纪在年年增长,婷婷暗自心慌。再说对交男友她已感到累了,厌倦了。这天在拒绝了六个男友打来的纠缠邀约电话后,彷徨无计中,她忽心生奇想,暗自说,男人嘛不都是那么回事么,彼跟此相差无几,我就不必再挑挑拣拣了,何不来个--

她要来什么新花样呢?她打算出门后沿门前小巷朝大街走去。小巷约一百多米长,常会遇上人,她决定就选所遇上的、从小巷对面来的第一位男人做"白马王子",不管其高矮胖瘦、什么模样,她将嫁给他。这样做可省掉多少心思跟麻烦啊!

婷婷打扮停当,肩挎小鳄鱼皮包,摇步出门。在小巷上行不足五十米,对面果真来了位男人。婷婷心儿"噗噗"跳,可等到走近一看,来的却是个年近古稀、腰背微弯的瘦老头。婷婷暗叫倒霉,但很快又翻面不认帐,暗说,我做决定时忘了附加说明,就是来的老头子身边可能还有老伴儿,膝下儿孙成群,我不能嫁给老头子,遇上的这位老头子不算数,不算数!

婷婷立刻转回家里又一次摇步而出。这回在小巷上走不足四十步,对面就来了个男的,对方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这小孩懂得男女之事么,她婷婷能嫁给小孩么?婷婷又一次暗说:不算数,这一次也不算数!

婷婷又转回家里,再次摇步而出。这一回先后碰上了两个女人,摇了足足有八十多步后,才发现对面来了男的,但麻烦的是,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同时来了两位后生。对方渐渐走近了,婷婷看清,两位后生年龄大概跟她相差无几,身高都在一米七以上,长得都甚帅气。婷婷心里有几分满意,却又不好定夺。因为两位后生并排而走,几乎走在一条横线上,不分先后快慢,到底哪一位是她遇上的"第一位"或者说是头一位男人呢,她没法辨清。两位并列"第一"吧,哪有一女嫁二男的道理?婷婷呆呆地看着两位后生"咔咔咔"地走到跟前,忽有些沮丧地说:"不算数,又不算数!"

想不到左边一位后生听了她的话,当即瞪圆眼睛,非常恼怒地跨到她的跟前,说:"臭货,谁要你多嘴啦,你凭什么说不算数?要不是看你还是位水嫩姑娘,今日非掴上你一巴掌不可!"

婷婷见他似狮子吃人的样子,吓了一跳。她担心这后生真个会一巴掌掴过来,忙不假思索地说:"不,算数!"

谁知她这话却又惹恼了走在右边的后生。那后生怒气冲冲地跨过来,说:"婊子,你凭什么说算数?再要多嘴,担心老子对你不客气!"

婷婷吃惊不小,她本能地后退半步,说:"这......不算......"她扫了一眼左边的后生,把半截话强咽回肚里,眨巴着眼睛道:"你们,这是......怎么啦?"

她不知道,这两位后生刚才打了一个奇怪的赌。两位后生与几位朋友相聚,无聊中一位朋友说,谁要是敢男换女装,身穿超短裙在热闹繁华的前进大街上走上一个来回,他愿输给他五百元。另一位说,谁敢这样亮相,我给他一千元。走在右边的后生当时跟着起哄,说谁有勇气这样"表演"一番,他愿给一万元。俗话说重"赏"之下有勇夫,走在左边的后生当场挺身而出,借来超短裙高跟鞋等,真个扭扭摆摆地在约四百米长的前进街上走了一个来回,引来观者如潮。事毕,男扮女装的"勇夫"索要一万元,谁知夸下海口者却不认帐,言那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不算数,当真不得。"勇夫"勇闯大街,遭(主公不要停) 众人讥笑,拿不到一万元,哪会罢休?双方越吵越凶,差一点打了起来。夸下海口者欲沿小巷逃避,"勇夫"紧跟而来,言你不给钱,我就一直缠着你,看你能不能躲到地下去?!想不到在小巷上碰上了婷婷。"勇夫"正在气头上,夸下海口者也正被这事弄得又躁又恼,婷婷糊里糊涂地一掺和,两人的火气便一齐朝她泼过来。左边的后生举起巴掌,咆哮着:"臭货,你再敢多嘴,我就打歪你的臭嘴!"右边的后生也吼着:"婊子,谁请你来当法官啦,滚吧!"

婷婷狼狈地逃回家里。当惊魂稍定后,她有些委屈地道:天啊,这是怎么回事,我该嫁给谁好!?

婷婷更没了主见,且觉得脑袋阵阵发胀、发痛起来。


站长推荐阅读:
·励志语录 何其芳:树荫下的默想
·情感隐私 “婚外有情,见势不妙赶紧撤”
·情感隐私 任重主演的电视剧有哪些?任重的女朋友是谁?个人资料及照片
·美文赏析 植入一季春天
·两性故事 老公竟为全裸小保姆做全身按摩
·两性故事 口述:老公告诉我和情人上床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