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差回来包包里出现好多套套

梅梅刚结婚不到三个月,特别爱她的老公,她老公是个出色的男人,成熟而有魅力,特别是经济上更有魅力,呵呵。上周,她老公去日本出差,走了四天,梅梅就整天赖在我家里,整天跟我厮混,还美其名曰,为了陪我,怕我寂寞。实际上,她是思念她老公,有我在,说说笑笑,日子好过些。

昨天中午,她老公回来了,这个要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噌地就没了影子。下午打电话给她,手机关着,就知道她是在家“接待”她老公呢。到了晚上,我正准备出去吃饭,梅梅的电话突然打到家来,我接起电话,就听见梅梅的抽泣声,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马上过来。梅梅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梅梅进门后,我就看见她桃子一样红肿的眼睛。她坐在我对面连续抽了几根烟,然后不住地流泪。我什么都没问,也不出声,我知道,她需要时间冷静,我开口问她,她会更委屈的。终于,她抹干眼泪,叹了一口气。开始诉说她的委屈。原来,她刚才为她老公收拾行李,竟然在老公的包里发现一盒避孕套!当时,她脑子就一片空白,她是不用这个的,她一直吃药。她老公从浴室出来看见她手里拿着的避孕套,紧张地看了看她的表情,然后急忙过来解释,他说那是和他一起出去的朋友的,可能放错了包,他们的包都是公司发的,一样的,云云。

梅梅是个精灵,她不会相信他的解释,她什么都没说,发过呆后就开始流泪,任凭老公磨破了嘴唇百般安慰都无效。她老公又打电话给那个同行的男人,让他来做证人,怎耐梅梅连电话都不听,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证词把戏,女人信了才是傻子。

我听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说实话,我打心眼儿里觉得她老公可能是有问题的,只是我有一个疑惑:为什么他那么傻,没有把避孕套扔掉呢?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会这么马虎?就算是他的朋友放错了包,他朋友怎么会留这个重要的证据给自己的老婆?我怎么都想不通。

我该怎么办?梅梅眼巴巴地望着我。

我犯了难,这种事情外人真的很难插手,虽然我们俩是最好的朋友,可是,可是——梅梅似乎看出了我的难处,盯着我问:如果换成你,你会怎么处理?

换成我?我吓了一跳!这种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还都可以冷静,发生在自己身上,还真让人恼火!

换成我——我沉吟了一下,这种事情虽然不能假设,但还是能设身处地地想一想的。

换成我——两种方式解决,第一,相信老公,糊涂过去,当然,这不是说到就做到的;第二,把事情搞清楚,这避孕套到底是不是他用的,如果真的冤枉他也不好,如果是他用的,再考虑原谅不原谅他。

可是——梅梅咬了咬嘴唇,第一,我不相信男人,即使是爱我的老公;如果用第二种方式,我怎么才能搞清楚呢?我怎么才能确定是不是冤枉了他呢?

所以说,其实转过来就是要面对一个问题:他真的做了什么,你是不是原谅他?你是不是还要跟他生活在一起?如果不能了,说什么都没必要了;如果还能生活在一起,到头来就是要装糊涂,不在乎,把一切抹过去。

你觉得说抹就能抹的吗?你觉得说不在乎就能不在乎吗?

我知道很难!这事儿谁摊上谁心里难受,错就错在当时你不该反应那么大!都说眼见为实,有时候眼睛也是会骗人的。如果你当时看到避孕套,就把它藏起来,装作没什么事情的样子,然后给他足够的时间,可能他会讲一些故事出来彻底打消了你的疑惑,你也可以试探地展转地询问他,都可能把这个问题问清楚,你现在没有机会了,因为他解释什么,你都以为是谎言了。

我哪有你那么多心眼儿?梅梅瞪了我一眼。

这不是心眼儿的问题,冲动是魔鬼!遇到问题就把问题想到最坏是最可怕的。如果你冤枉了他,他心里更难受!

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梅梅有些恼火的样子。

你就告诉我,他真的做了那种事情,你还跟他过不过?

梅梅盯着茶几,托着腮想了好久:你说,我能跟他离婚吗?我们才结婚多久?

你看你,又犯了逻辑错误,你离不离婚,不是看结婚才多久,你要看你还爱不爱他,还能不能跟他过下去,能不能渐渐把这事儿忘掉!时间是什么?难道非要结婚几年几十年,才可以离婚?结婚久了,离了不更可惜?

我——我觉得还上升不到离婚的地步。

那不就得了!那你就相信他的解释,再说,你也没有确凿的证据!

避孕套还不是证据?那什么是证据?梅梅睁大眼睛!

你懂不懂法啊?你要捉奸在床才算,妹妹!避孕套什么都证明不了,买着当气球吹,你管得着?

哈哈!梅梅忍不住笑着站起来打我,我急忙躲开。我知道,她已经有些释然了。

突然,我家的电话响起来,梅梅立刻拉下脸看我:如果是他打来的,你告诉他我已经死了。

我笑着接起电话,果真是他老公打来的,他有些紧张地问:梅梅在你那吗?

在。我说着,看着梅梅。

梅梅朝我瞪眼睛。

她——跟你说什么没有?

哦,说了,她来向我哭诉说你去日本没给她买时装,说你没良心,不会爱女人,说要跟你离婚!

就这些?

是啊,那还有什么?

哦!他松了一口气,顿时说话变得轻松了:她就那样,爱闹小脾气,你多包含。

不客气!我们是好朋友嘛,倒是你该多包含她,她被家人宠坏了。我答应她过两天跟她一起去日本,不就是时装嘛,让她买个够。

对,对,你陪她去吧,我出钱。

那先谢谢喽!你要她听电话吗?

不用了,我就是担心她,不知道她生气去了哪里,电话又关了。你转告我一句话给她:希望她能相信我,我对她是真心的。

哦,知道了,一定原封不动地转达。

放了电话,我把他的话说给梅梅听,梅梅半天没说话,最后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你干吗去?

回家!我还能干吗去?

你想开啦?不生气了?我捏了捏她细腻的脸蛋儿。

不生了!去他妈的,就算我没看见避孕套,他做了什么,我也是不知道,过日子嘛,自己骗自己呗!

算你聪明!

哦,你真打算跟我去日本?她突然转头认真的问我。

你老公出钱,我何乐而不为?

你这个女骗子!敢骗我老公钱!

喂——你受你老公欺侮,是我安慰你,这么快你就卸磨杀驴啦?重色轻友的家伙!

呵呵!她谄媚地冲我笑!

我一把把她推门外去:回家吹气球去!

梅梅气地直捶我们家玻璃门,看着她在外面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想笑啊!

梅梅,我的朋友,我要你幸福,你知道吗?


站长推荐阅读:
·美文赏析 植入一季春天
·情感隐私 任重主演的电视剧有哪些?任重的女朋友是谁?个人资料及照片
·两性故事 口述:老公告诉我和情人上床的细节
·情感隐私 “婚外有情,见势不妙赶紧撤”
·两性故事 老公竟为全裸小保姆做全身按摩
·励志语录 何其芳:树荫下的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