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女下属的诱惑我投降了

(图文无关)

  杨先生 男 35岁 广告公司副总

  我抬眼看了一下,发现她这一天穿得真是性感,就是那种斜露肩的款式,忘了是左边肩膀还是右边肩膀了,反正,有一个肩膀全露了出来,还看得出高高的乳房的边缘……

  杨快步走进办公室,连连向我道歉:对不起,这个会开得太长了,让你久等。

  这是个近一米八高的男子,不是很帅,但举手投足有点洋派。中分的头发梳得纹丝不乱,身上一件灰色的马甲,笔挺笔挺的,夹着绿色的大花领带,很出彩,又不显张扬。

  杨说:做广告这一行,除了一个“最后期限”,平常都没有时间观念的,我的意思是,作息是没有计划的,会议可以不限时地开下去,加班是家常便饭,夜里两三点钟抛出来的创意,才有可能被认为是好创意。呵呵,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我问,那你的太太会不会有意见?

  杨一边料理茶具,找茶叶,添茶,一边笑着叹口气说:太太自然是有意见的,像我这样的作息规律,还有工作方式,总是会制造出一些“干醋”材料,这几年最大的成绩竟然是培养了一个“吃醋太太”。不过,还别说,我们的感情真是经得住这千锤百炼,这醋吃得越多,越能“消毒”,是不是?

  总结一句,我们的沟通做得好,你说,出一次问题,我们沟通一次,都沟通无数次了,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所以啊,我很庆幸找了个好太太,我今天跟你说的这些事,一点也不怕被太太知道的,因为,她对我了如指掌,碰上什么事,我都会和她商量,我很尊重她。别以为只有女人才会被性骚扰,这男人碰上这样的问题,还更棘手呢,有苦说不出。

  先跟你说说那个实习生Vivienne。

  那一年,公司业务有起色,接了很多大的单子,我也被告知,如果业绩出色,有可能从创意总监升任副总经理,那时候是有点春风得意的感觉。

  Vivienne是美术学院四年级的学生,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就到我们公司实习,赚点临时的工资,积累点经验,当然,实习的最好结果就是公司临了能够录用她。现在的学生比我们当年可精明多了。

  没呆上两天,她就打听清楚我的底细,看准了我这匹“千里马”。

  我这个提法蛮怪的,是吧?我之所以没说,她打算让我当“伯乐”,是因为,Vivienne她压根就没打算当“千里马”,而是想骑上一匹“千里马”。这个问题Vivienne后来自己跟我讨论过,她说啊,“千里马”固然不易得,“伯乐”同样难寻,所以,与其自认为是“千里马”,去苦寻知音,不如把自己锻炼成卓越的骑师,去寻找适合自己的马,尽情奔驰,不可苦苦坐待机会,只怕匆匆白了少年头。

  你说说,这都是什么论调!

  我大笑:还真别说,她这不是很有创意头脑吗?

  杨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她不用苦苦去找伯乐了,苦的是我呀,让个小丫头耍了,跟你说这事,真有点没面子。

  刚开始,Vivienne一副非常谦虚好学的样子,找了很多问题来问我,她人很聪明,一点就通。我一看,孺子可教也,心想,倒可以培养培养她。我跟人事部门说,这小女孩就算留下来,给个试用期,期满就可以签正式合同了。Vivienne高兴坏了,跑到我办公室千谢万谢,一改原来谦和的态度,手舞足蹈的。我觉得这女孩真有趣,心想,她是应该高兴的。

  这以后,她和同事相处得还不错,开心果一个,嘴巴又甜,很快,她就成了我们老板眼里的红人了。老板觉得她很聪明,反应快,做什么事都是高效率。在公司里,Vivienne可谓是如鱼得水,对我也越来越放肆了。在我们这里,放肆的言行也还算正常,这里的空气应该是自由的,这样才有想象力嘛。

  这小姑娘要是认真主攻业务的话,她还是蛮有前途的,头脑好用,可惜了。

  我先声明一下,那一年,我还没有结婚,和太太正在热恋。本人基本上算是个青年才俊,哈哈,这么说让你笑话了。不过,这一点可被Vivienne看中了,我没想到她后来的心思居然不在业务上,而是想“泡”我。她的野心可大了。

  有一天,我们在赶一个项目。过了午夜,大家想了几个创意都不满意。我在办公室里静等结果。Vivienne端了杯咖啡进来了,一屁股坐了下来,把她的稿子递过来。我抬眼看了一下,发现她这一天穿得真是性感,就是那种斜露肩的款式,忘了是左边肩膀还是右边肩膀了,反正,有一个肩膀全露了出来,还看得出高高的乳房的边缘。够诱人吧。

  我对Vivienne说,哟,穿得这么辣,我们这儿可有很多干柴烈火般的猛男,他们饿着呢,小心让他们吃了。

  话一出口,我马上觉得有点过了,毕竟人家是刚毕业的小姑娘,不是我们这帮在广告公司混了N年的老混球,多脏的话听着都无所谓,坐着想创意,多闷,总得找些乐子刺激刺激。我以为她听了会不好意思的。

  没想到,Vivienne听了,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泰然自若的,居然说:我不怕他们吃我,他们算什么,我倒是盼着你吃我呀,你敢吃吗?

  我愣了一下,但马上觉着这女孩子真有意思:哎,我说你这小姑娘,来这里学了几天,学会了本事还不算,还把他们这些人的臭嘴巴学会了。

  我也没意识到别的什么东西,因为我们这帮搞创意的人,常常这样互相“恶心恶心”,气氛很活跃的。我哪里会想歪呢,刚才说了,我还正和我太太热恋呢。一个小姑娘想勾引我?我可没往这里想。

  然后,她又故意扭扭腰肢,很活泼的样子,饱满坚实的胸部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

  我笑着对她说,好了好了,Vivienne别闹了,出去,让他们快马加鞭。

  现在想来,可能是我当时满不在乎的态度,让她觉得有机可趁,所以就更起劲了。

  说句实话,Vivienne是个美女。长发飘飘的,皮肤白白的,做洗发水广告不错。虽然她薪水不高,但她也不会乱穿那种便宜的衣服。现在很多女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全身上下的衣饰加起来恐怕还不到一百块钱,看起来惨不忍睹。Vivienne很会收拾自己,学美术的嘛,搭配得体,恰到好处地显出她的性感。

  有一天,她的直发突然变成了鬈发,染了颜色。她拿着一本时尚杂志,一跳一跳地进了我的办公室。

  我说,Vivienne,你原来的直发不是挺好的,我都打算借你的头发一用,拍个洗发水的图片呢,啧啧,可惜了。

  Vivienne一脸的不在乎:你早说不就得了,哎,总监,我弄这个发型可是为了配今年的流行款式,你帮我看看,我是适合这个款式,还是那个款式,有个同学做服装设计,要帮我做的。

  我帮她挑了款宽松的蓝色连衣长裙,我觉得这种活泼又清爽的样式正适合青春年少的女孩。谁知她一脸不高兴:哎呀,总监,你把我当未成年少女啦。

  她说,她就喜欢那种露肩的衣服,所以特意去烫了鬈发来配。一边说,她还一边撩开肩上的头发,晃着裸露的肩膀说,别人都认为她的肩膀浑圆有型,夏天遮起来多可惜。她还指着一款低胸的裙装说,那是她最心仪的款式,正好把她该露的地方都露出来了,符合她的心意。

  我当时就笑着摇摇头说,警告你噢,别穿着来上班,惹火了我们这些爷们,你要吃亏的。

  Vivienne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就是让你们想吃又吃不着,怎么样?

  一个星期以后,Vivienne果然穿着仿制的那条裙子在办公室里招摇过市,还来几个恰恰舞的动作,把那帮小伙子惹得狂起哄,女孩子们也尖叫一片,热闹极了。

  正是周五,下班前,Vivienne过来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去泡吧。我太太那段时间正在学英语,周五晚上也上课,我正愁时间没法打发呢,就答应了。

  年轻人在一起玩,是很开心,Vivienne请我跳了好几支舞,她的舞技不错。不过这一回,我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妥。跳舞的时候,我的手几次碰到了她的胸部,我原以为是我大意,心里有些抱歉,但后来发现,Vivienne有意无意的,总是把我的手往她身上揽,还尽是把胸部往我身上蹭,有一些动作,两人靠得比较近,她就扭着身子往我怀里送。Vivienne的身体很软,身上一股暖香,那个撩人呀。我当时就觉得,酒吧里的空气好闷,自己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全身躁热难耐。我都有点担心自己做出什么出轨的举动来,你知道,男人这样受挑逗,难免会有些生理反应的,坐怀不乱柳下惠,哼,都得靠自己的意志力。还好,我还算是有意志力的人。

  一曲结束,我瘫在椅子上,对Vivienne说,太累了,让她请别人跳去,她不依不饶的,说我是她的舞伴,她不愿意去抢别人的舞伴。我只好对她说,晚上我会开车送她回家,将功补过,她才罢了,一颠一颠地找别的同事去了。

  那天,Vivienne坚持我先送别的同事,说她家是最远的。等别人都下了车,她吵着要坐到副驾驶的位置,说是便于和我说话,这是礼貌。没办法,我停下车来,让她换了位置。她

  乐呵呵地靠在座位上,眼睛不时瞄过来,我装作没看见。

  终于把她送到地方了,她居然不下车,凑过来,搂住我的肩膀,眼神迷离,低声说:杨,上去坐坐吧,我一个人住。

  她软软的胸部正贴在我的胳膊上,左右扭动着,我可以感觉到她的两个乳峰,一起一伏的。她身上的香很甜,这个时候我觉得这香有点腻。

  我对她说:Vivienne,小姑娘家别这样,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了,回家去吧,做个美梦,以后不许这样,我就当你今天喝醉了,明天你就会忘记这件事。

  Vivienne有点拉不下脸来,用不信任的眼光看着我,说:我就不信,老人们都说,男人是爱偷腥的猫,没有一个例外的……

  她话没说完,我就打断了她,我挪开她的两只手,替她开了车门。

  Vivienne很不甘心地瞪了我一眼,悻悻地下了车。

  我问杨,Vivienne怎么会如此大胆,她不怕你炒她鱿鱼?

  杨说,我该以什么样的理由炒掉她呢?我们老板蛮喜欢她的,要是老板问起来,我该怎么说?总不能随便叫人家卷铺盖,我又是老好人,Vivienne认定我不会这么做。再说了,女人骚扰男人,她会觉得是男人得了便宜。要是男人骚扰女人呐,女人早就哭哭啼啼,说自己受欺负了。这就是男女之大不同啊。

  第二天到公司,我原以为Vivienne会难为情,不敢见我。没想到,她照样活力四射的样子,倒是我,一整天不愿见她,有什么事就叫别人代办。

  临下班的时候,我收到一则短信,Vivienne发来的,说:你以为看不见我就能逃避?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好不好?是不是你自己不行?

  一连三个问号,真吓人。这回我总算领教了这个小女人黏人的本事。怎么办?继续躲呗,冷处理。她再风骚,总还是要面子的,不会当着同事来真的。

  杨松了口气,靠在沙发上,盯着窗外看了几秒钟。然后转过对我说:是的,大部分女孩不会这么大胆直白,像Vivienne,她其实是想钓个金龟婿的,目的性很强。

  我问杨:你不是说老板很喜欢她,她怎么不钓老板?

  杨扑哧一声笑了:我们老板,是女的!四十几岁的女人,就喜欢有人和她叽叽喳喳聊天,这一点Vivienne可拿手了。现在,我们老板也知道了Vivienne的德行,因为一年以后,有位客户,是个钻石王老五,不小心上了她的贼船,让她怀了身孕,只好娶她了。

  这也是她的本事,能让人家娶她。

  然后,她辞职,当了全职太太。她该满意了。

  不过,她骚扰男人的手段也不算高明,就是靠爹妈给的身体本钱,只是有些男人太笨罢了。

  我说,女追男,隔层纸,Vivienne算是参透了这个本质啊。

  杨大笑。

  我说:有的男人想沾点腥都难,你倒是交桃花运了,还有其他的女人吗?

  杨连忙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让我别笑话他。

  他呷了口茶,又想了一小会儿,说:再谈谈一个女客户吧,她的老公是个大老板,做投资的,给了她一笔钱,让她折腾一个公司,原打算让她玩玩的,结果还真让她玩出个名堂来,生意越做越大,还拿到了一个房地产项目。这可是最挣钱的玩意儿。

  老板派我跟这女客户接洽,并当场许诺我,搞定这桩生意,立马让我升职,当副总经理。

  第一次见面,在对方公司,还好,女客户也算随和,轻声细语的,让我直呼她的英文名,Jessica。

  当然,生意不是一回两回就能谈妥的,我们又约了第二次会面。Jessica说,去某某咖啡馆吧,她喜欢那里的环境,很安静,比较适合这种非正式的商务谈判。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因为第一次会面她穿着整齐的套装,化着很淡的妆,一副威严的女老板形象。这一回,她的妆浓得几乎化不开,像奶油蛋糕。身上套装领口开得很低,早就超出办公室该有的正常尺度,都看得到胸前的那道沟沟了。

  我想,这样的套装,她的脖子上应该系条丝巾的。果然,看到一条淡蓝色的丝巾优雅地躺在她的小包上。

  Jessica长得不算坏,三十几岁的女人,生过小孩的身材,但也算匀称,玲珑有致的,风格和女孩子自然不同,用个词来形容,那叫风韵。年轻女孩用不到这个词的。我心里当时就想:嘿,这女人,想干嘛了呢?

  看着杨皱着眉,想笑又故作沉思的怪样,我有点忍俊不禁。我问杨:这一回你倒是敏感,那有没有防范啊。

  杨不好意思了,舒展了眉头,说:我们男人,防范什么呀,就是得注意一点,不要把自己弄成精神病了,你要知道,男人长期受了性骚扰,心理会有毛病的。

  杨继续说:刚开始,我们是面对面坐着。Jessica好像浑身不自在,一会儿拧到左边,一会儿扭到右边。

  后来,Jessica拿出那个房产项目的图纸,招呼我坐到她那边去,方便一起看。我犹豫了一下,不好拒绝,当然,我也觉得一起看图纸是件很正常的事,谈判里头少不了这一环的,你说是吧?

  我对杨说:你不觉得Jessica这一招有点怪,有信号喽。

  杨一脸坏笑:总不能每件事都往那想去,兵来将挡了,见机行事吧。我得把这项目拿下,这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过去坐在她边上的位置,稍不留神就会往她的领口看去。不是我故意的,挨得太近了,我的视觉中心除了图纸,就是Jessica的胸部了,真没办法。

  Jessica的笑容一直浮在脸上,她一边讲解,一边有意无意地拍拍我放在图纸上的手,然后很自然地说,你看这,你看那的。

  这些伎俩算什么,我还能忍得住。

  一会儿,Jessica开始特别放松了,笑得花枝乱颤的,身上的香水味好像彻底释放出来,撩得我鼻孔痒痒的。她一会儿高兴地站起来,拍着我肩膀,一会儿弯下腰来,伏在图纸上,她的头都快碰到我的头,她的胸部差点要全裸在我的眼皮底下。

  我只好不自然地往后靠了靠。真难受。

  我看到她娇滴滴地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不太正常,这我还是分辨得出来。那叫抛媚眼。让她看这么一眼,我几乎要晕过去了。不是激动得要晕过去了,而是呼吸困难,要晕厥了。

  那可是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谈判。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受得了一个女人的胸部老在眼前晃啊晃的。

  当然,谈判有了点实质性的进展,我回去也好跟老板交待了。

  不过,这痛苦还没完呢。没几天,Jessica通知我们老板说,谈判还有一些细节要补充。

  这一回约在一个私人会所。

  我对我们老板说,这事快敲定了,我的任务其实也算完成,叫个助手过去了结吧。老板自然不同意,大功即将告成,那就耐心点,不要虎头蛇尾,不要节外生枝。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临行前和太太商量对策。忘了告诉你,那时候,我们结婚了,太太正在孕育下一代,原本是经不起惊扰的,但此事重大,还是要得到她的支持。太太说,她会掐准了时间,给我打电话的,我就编个理由脱身了。这也是万不得已的办法,笨办法。就这么着吧,大男人怕啥呢,大不了丢了生意,做不成副总,问题不大。

  我就这么雄赳赳气昂昂的,像奔赴刑场似的去了。

  私人会所嘛,私密性自然是不用说。那都是有钱人聚会的地方。我去的时候是下午,人不多,Jessica选了一个包厢,早等在那里了。很隐蔽的一个地方,服务生不能随便推门进来的,确实是很私密的一个空间。

  Jessica斜靠在沙发上,风情万种的模样,穿了一身纱裙,吊带的那种,露胸露背,很性感的装扮,外面披着个薄羊毛披巾,不过搭个样子,落到了胳膊上,那起伏的胸部,光溜溜的肩膀,一览无余。手上套个大钻戒,脖子上吊个大钻石,整个的装扮就像要参加一个盛宴。哼,见我要这么隆重吗?我有点受宠若惊了,呵呵。

  Jessica招呼我坐在她身边,我哪敢挨得近,就势坐在她的对面。她一脸不高兴,说:你

  就这么见外?一回生两回熟,咱们都第三次见面了。

  然后,她自己站起来,坐到我这边来。她的身体轻轻地贴着我的手臂。我只好侧过身来和她说话,我说,咱们赶快把事情说完,她好盛装去赴宴。Jessica居然“咯咯咯”地笑了,三十好几的女人还能有这种银铃般的笑声,真是佩服了。她说,她是专门为我而打扮的,那些谈判的细节都无关紧要,我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她都同意。她说,这一次会面主要就是想见见我。然后,她很直接地就提出要和我发生亲密关系。

  我很惊讶,这女老板也够直爽的。

  我当然马上婉言谢绝,我说我都快当父亲了。

  你知道她说什么,她说,这正好,因为我太太怀孕了,我不能有正常性生活,恰好和她共浴爱河。

  我正色地说,你先生不介意你这么做吗?

  Jessica似乎被触到痛处,笑容没了,冷冷地说:他呀,这会子还说不定是在谈生意还是在抱女人呢。

  说完了,她又觉得这么说不妥,马上停住了。

  然后,她发狠劲捏了一下我的大腿,撒起泼来:你到底愿不愿意?

  我痛得嘴巴都歪了,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摸了摸被捏的地方。我说,Jessica,大老板,犯不着跟我们这些打工的人生气嘛,我太太很凶的,你搞得定你老公,我可搞不定她,咱们还是生意场上见,一起赚钱,多开心,你可以找其他的乐子。

  碰上这样的女老板,我也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了,语无伦次的。

  Jessica才不管,见我没有特别的反抗,她倒得寸进尺了。她抱住我的腰,整个身体全倒在我的怀里,她一边搓着揉着我的胸部,一边喃喃地说:你会很满意的,走吧,到我的小别墅去,跟我好了,保证你以后想什么就有什么。金钱、地位、权势,男人不就要这些嘛。

  我实在坚持不下去,只好站了起来,我说:Jessica,这事我没法答应,一会儿,我太太会打电话来的,对不起。

  那Jessica一看我动气了,也只好站了起来,狠狠地说:你就不怕丢了这桩生意,我看你怎么向你的老板交待。

  我非常严肃地看着她,说:丢了工作也比丢了老婆强,你说对不对?

  Jessica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后退了一步,没好声气地说:那你自己要负全责,你考虑清楚了,合作不成,你们公司损失可就大了,这可是桩大买卖。

  我无可奈何,对她说:大不了让老板知道事情真相喽,老板总不能让属下卖身吧?

  一句话气得Jessica脸都涨红了。

  出了会所,我刚打开车门,太太就打来电话,她直后悔,说是一觉睡过头了,问我这边情况如何,我跟她说,事情已经解决了。

  我们俩彼此之间坦诚相待,我说什么她都信的,这一点很好,连这个问题,她都不会为难我,一直站在我身边支持我,当然,呵呵,我指的是精神上的支持,这就够了。

  还好Jessica不是我的上司,我把她撂一边去,心里倒也不是特别害怕。丢了一个项目,我们老板大约也不会就把我开掉,我可帮了她不少忙,是她的左臂右膀。副总嘛,大概是当不成了,当创意总监已经不错了。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准备回去挨批,大不了把实情告诉老板得了。

  不过,也太难开口了。男人其实更难应付来自异性的性骚扰,因为这似乎有些违背常理。讲给我老板听,说我拒绝了对方的性诱惑,我那老板也未必全信,她是女的。

  后来嘛,你猜怎么样了?

  我对杨说:我知道你现在是副总,反正事情出现转机了,对吧?

  杨得意地笑:呵呵,也不知Jessica这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还没回公司,她的电话早到我老板那儿了。

  结果是,生意照做。我思来想去,大概她是怕我真的跟我们老板汇报了,那她也真是脸上无光啊。这个女人也是天真得要命。

  我说,看来Jessica也还是个要脸面的女人。

  杨大笑,然后又跟我说了一些闲话。他说他最近看过一些新闻类的调查,说是现在啊,欧洲国家女性身居高位的情况很普遍,欧洲男性雇员状告女性上司的官司越来越多,现在大约有十分之一的男雇员,受到女上司口头或身体的性侵犯。

  杨说得很认真,他说:欧洲的那个报道是怎么说的来着?如果一个男雇员拒绝了女上司提出的性要求,那么关于他的谣言很快就会散布开,人们会私下议论他是不是个同性恋。反正很难听的话都会有的。还有调查说,有些女性掌握了权力后,会忍不住试一试它的威力有多大。她们从羞辱欺负男性中能得到极大的快感。

  说着说着,杨摇了摇头,故作难过地叹了口气:做女人难,做男人啊,更难。


站长推荐阅读:
·口述实录 男人给了我性福 可是他是闺蜜老公
·情感隐私 口述:我在老公情人家里面干的野蛮事
·情感隐私 口述:和男友一起洗澡他硬了 学生妹书桌前让男友插的故事
·情感隐私 我曾经想换个老婆
·激情故事 妻子长的太丑 让我毫无性趣
·另类情感 男人喜欢你的表现 7细节透露他多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