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后传 啊……啊……哦……柳莺莺此时竟情不自禁的自己一手捏

  自蒙古一统天下后制定四等人制度,蒙古人为一等人,色目人为二等人,北方汉人为三等人,南方汉人为四等人,这种带有极度种族歧视的制度亦令不甘成亡国奴的汉人誓死反抗,但在强大的元军的清剿下反元义军死伤枕籍,南方反元义军的根据地天机宫亦毁于一旦,而在北方则活跃着一支强大的反元力量,这就是在大雪山传人柳莺莺带领下的天山十二禽等义军屡屡重创元军,惩奸除恶,令蒙古人恨之入骨。

  巴喀尔一边喘息着一边继续卖力抽送着自己的肉棍在他爱妾如烟那具雪白的胴体中进出着,「哦……好……好啊……」他胯下的如烟一丝不挂卖力的迎合着他,两条白晰丰满的大腿死死缠着他的熊腰,一双硕大的乳房如同一对皮球般跳动着,媚眼如丝娇喘连连。

  「好啊……我……我干死你……」巴喀尔只感到自己的肉棍膨胀的要爆炸似的,当下贴近如烟将自己所有的男茎都射进了她娇小的子宫内,如烟只感到一股热流只涌入自己体内,直激动的她情泪横流,指甲直插入巴喀尔的后背,纵声淫叫声音直传出老远。

  高潮过后的巴喀尔只感到浑身虚脱,那根铁石般的肉棍也萎缩了起来,无力的熊躯趴在如烟的玉体上,而如烟则已经受不住高潮的刺激昏睡过去。

  「好啊,好啊,表兄的床上功夫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窗外突然传来一个熟翻的声音。

  巴喀尔一惊,虚脱的身体一下子就像灌满了茎力一样从如烟身体上一跃而起,从枕下抽出一把长刀喝道:「什么人敢进我的院子,来人啊,快来人。」此时门帘一挑进来个中年贵族,留着两缕小胡子,一脸的淫秽之气。巴喀尔长舒了一口气,「脱欢,原来是你啊,你这镇南王不在江南享福居然想起来看我这个穷表兄了?」脱欢看了看仍斜躺在床上的如烟,笑道:「表兄你也别装穷,这千里草原的封地这些个年还没把你撑死啊?就算是圣祖也管不了你,何况如今圣祖身体已经越发衰老,四大汗国也已经越来越管不住了,圣祖若归了天,谁还有人管的了你?」巴喀尔冷笑道:「撑死我?当初我也以为这块封地是块肥肉,没想到这十年来我被这里的马贼天山十二禽搞的焦头烂颅,大军已经连续清剿了多次连他们的影都摸不到,上个月那个女匪首又连续劫了我三批军粮,杀了我二百多弟兄,我还得自己掏钱养兵,真是亏的惨了,要是让我逮住那臭婊子我非……」巴喀尔一边咬牙切齿眼中亦透出淫秽的凶光,早就听说天山十二禽的首领是个绝色的美艳女子,不但武世高强而且足智多慧,能够将她征服在胯下一尝多年的心愿真是死也值得了。

  脱欢亦是色中恶鬼那会不晓得他的心思,当下从怀中掏出一份卷轴说道:

  「表兄莫要恼怒,看看小弟给你带来了什么?」巴喀尔接过卷轴打开看了一会儿吃惊道:「这是天山十二禽的身份卷宗,你是怎么弄到的?」脱欢笑道:「几年以前我就派明归暗中帮我收集天山十二禽的资料了,这家伙跟随我多年也是个人才,可惜几个月前却因为我一把火烧了天机宫南蛮子的劳什子书竟跟我翻脸,还打了我一掌,好在我穿着金丝软甲才保住了性命,这狗奴才被我的手下乱刃分尸了。」巴喀尔一楞道:「听说这明归跟了你十多年了,我还以为他跟吕德刘整是一路人,想不到他竟会了这么点小事就想杀你,这些汉狗真是不可理喻,圣祖还是太仁慈了,当初就该把他们斩尽杀绝,把这中原变成天下最大的草场。」脱欢心中暗骂,这种莽夫又怎会懂治国之道,若江南都变成了草场又有谁来养活我们过日子?反正这种莽夫也成不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当下只是把卷轴拿过来说道:「南方的天机宫已平,云殊那伙叛匪已成了流匪被歼灭已经是迟早的事,那个叛将梁萧听说身中数箭已经惨死,可惜没有落到我手中将他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说罢举起右手,右手竟缺了小指和无名指,看到断指便让他想起二十年前被幼时的梁萧斩断手指的痛楚,不由的咬牙切齿。

  巴喀尔皱眉道:「梁萧?听说他当过平章,在圣祖灭宋之役中立过不少汗马功劳,我大元破襄阳他还亦下大功,南宋既灭他又为何要与我大元为敌?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莫非此人有失心疯吗?」脱欢咬牙道:「谁知道?这家伙天生就是反骨,他本是宋人却叛宋降我大元,转而又叛元反元,跟本就是个无耻忘义之徒,嘿,他就算与我大元为敌可那些叛匪们却也不会就此跟他联手,文天祥那书呆子能得圣祖器重给他树碑立传,而梁萧这等鼠首两端之徒注定没有墓碑可立。」巴喀尔此时已经披上衣服将长刀还鞘,从桌上的酒壶里倒出一杯酒递给脱欢道:「来尝尝刚酿好的马奶酒,这可比江南汉狗的清淡水酒强上百倍,别在江南呆上了几年就忘了自己是黄金家族的后代了。」脱欢喝上一口笑道:「我当然没忘记自己是谁,所以这次我特地来帮你剿灭天山十二禽这帮反贼,这帮反贼平了你就可以安心当你的土皇帝。」「你不会真就那么好心吧,说说看有什么条件,帮我这么大的忙是要钱还是要女人,床上那个是我的第二十七个小妾,你想要的话就送给你。」巴喀尔试探着说着。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好表兄,我从不白做好人,天山十二禽的那个女匪首要留给我第一个上,其他的你就看着办吧。」脱欢淫笑着脑中却浮现出那个令她魂牵梦系的绝色女子,那一身绿衣魔鬼般的身材野性的双眸还有那双长筒的绿色马靴,他第一次感到女人穿靴子是那么撩人,令他裤裆里的肉棍就像要爆炸了一样。
欢迎访问027情感网,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i027xo.com!!

  巴喀尔笑道:「原来你是为了她才来这里的,行啊,不过要小心了,这婆娘可厉害的很,别马上了她倒让她做掉了,这次你带了多少人来?」「一百多人,都是硬手,李庭要跟我来了。」脱欢一边说着一边喝着酒,双眼看着窗外。

  「李庭?听说他是那个梁萧的结拜兄弟跟随伯颜立过不少战功,后来伯颜被下狱他又改投阿合马了,好像是个识时务的人。」「当然,这小子是个鬼茎灵,不像那个土土哈不识时务,哼……」想到土土哈,脱欢就感到怒火上涌,那次带他去清剿天机宫本是乘机给他安个通敌的罪名,可没想到他对梁萧毫不留情反而令他无从下手。

  「明归几年前已经擒下并收买了天山十二禽中人为我所用,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只要有那个人相助定能里应外合剿灭天山十二禽,除此之外我还请了一个高手相助,他再过几日也该到了。」脱欢慢条斯理的把卷轴放进怀里得意洋洋的说道。

  「天山十二禽里居然有你的人?这个人是谁?」巴喀尔吃惊道。

  「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罢脱欢掀起门帘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巴喀尔望着他的背影冷笑着,脱欢你别得意,若你把我当成个老粗那可大错特错了,阿合马的日子不多了,你的靠山一倒看你还能神气几天。  小禽村的夜晚是异常宁静,背依北坡,蠢水弯弯绕村而过,因四面山势高峻,地气暖和,村内外早已木茂花繁,蜂蝶竞飞。小禽村有一眼温泉,天山十二禽首领柳莺莺心思灵巧,将泉水分流,化一为十,泄入十个石砌小池,上面盖上小屋,男女各别。众人数日来追南逐北,辛苦至极,此刻回村休整,均至泉中沐浴。

  柳莺莺脱下绿色的披风和劲装,露出一双微微凹陷的锁骨,锁骨向左右伸展,充满着一种性感的摄人魅力。锁骨之上是粉白幼细之极的颈,水气附在颈上,仿如明珠一样。在白玉般的颈项之上小巧的下巴,瓜子口脸的面形衬托着如诗如画的五官,眼神是如此柔情温润、鼻子是如此挺拔美丽。

  一头如丝秀发缓缓泻在肩膊上,和锁骨映衬着,各具美态。然后缓缓退去里衣,锁骨之下是一双雪白而又硕大的美乳,美乳中间有一点粉红色的宝石,就如牡丹一样在盛放着,伴着一圈细细的红晕,像美女一样既自傲美貌又矜持娇羞。

  脱下绿色的长筒马靴,除下缠着的裹脚布和罗袜,露出两只欺雪傲霜的玉足,解下红色的束腰裤带脱下长裤和红色的亵裤,露出健美修长的玉腿,浓密的淡黑色荫毛附在两腿之间,仿如丝绸似的,看来是如此轻柔。

  虽已年近三十久历风霜,但身体仍跟面貌身材仍跟十七八岁时一般无二,她身上的皮肤雪白细腻如凝脂,表面柔和光滑得好像丝缎那般,体型不壮亦不瘦。

  背后看去,腰肢纤细,胸臀丰满,挺直的大腿修长而饱满。

  经历了几十天的拼杀即使是武功高绝的她也感到累了,元军的大批军粮劫得后再分散给草原牧民,剩下的也够小禽村几个月的口粮了,接下去呢?继续这样的生活吗?她隐隐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罢了,还是先好好泡个澡休息一下再说吧。

  把衣裤放在桌上,走了几丈转过一道屏风就走进了热气沸腾的温泉小池中坐在池边,轻咬下唇,迅速滑入水中。炙热的水体立刻淹没她的身子,在周围轻轻荡漾起阵阵细小的波澜,刺激着皮肤的每个毛孔,她感到脊背触到了光滑的池壁。

  热水包容着她的胴体显得很舒服,很快意,血液也似在皮肤内慢慢充满盈胀,热力渗透到四肢百髓,她运起内力将热力导引到全身各大穴道,运行了三周天之后感到的是身体的彻底放松。

  就在她闭目养神之际,一条黑暗出现在了屏风后,一双充满色欲的双眼透过朦胧屏风正死死盯着她那雪白的玉体,双手则抓起她的亵裤凑到鼻下狠狠的嗅着,那股年青处女荫部留下的特殊气味和尿味混合着刺激着他的神经,忍不住伸出长舌舔动着品尝着那股美味。

  随即又拿起那双绿色的长筒马靴嗅着,那是大首领长年穿着的靴子,他已经不只一次的幻想着有一天能够亲手从她脚上剥除,靴子里的汗酸味让他裤裆像要爆炸一样,他当即解下裤子露出粗黑的肉棍将大股黄白相间的男茎都射进了大首领的靴子里,可能是感到了什么异状,柳莺莺猛的睁眼回身喝道:「什么人?」柳莺莺反应神速,炙热的池水在她一双玉掌间一拍就化为十几片锋利的冰刀,然后来一抖手就如同天女散花般朝屏风射去,只听屏风发出一阵「扑扑扑」的声响后并无异状。她抓起池边的浴巾往身上一裹,飞身从池中跃出,玉腿轻弹便轻易跃过屏风。却只见屏风后空无一人,桌上自己的衣裤靴袜都没有被动过,墙上有十几个被冰刀射穿的小洞。

  难道是自己多日来操劳过度变的疑神疑鬼了?可她总觉得空气中似乎有种古怪的味道,这是她以前从未闻到过的气味,但又不是毒气。

  罢了,也许真是自己太多疑了,还是把澡泡完好好睡上一觉吧。想到这里柳莺莺转身脱下浴巾又重新跃入池中,如果当时她能仔细再检查一下自己的靴子就会发现靴中沾满了男子的淫茎秽物,也可能不会堕入往后万劫不复的深渊了。

  小禽村中央的温泉常年热气蒸腾,此时泉水旁站着一个黑影正在给自己的肩头擦药,刚才他一时忘形在柳莺莺的靴中射精鼻息稍稍加重换来一轮冰刀,好在他也是反应快捷,马上低身跃出室外,但肩头仍被锋利的冰刀划伤,他立即运气冰河玄功封冻住伤口不让血水流出,然后再借温泉的热气化开伤口用金创药止血。
欢迎访问027情感网,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i027xo.com!!

  哼,自己看来还是沉不住气,差点坏了王爷的大事,好在大首领应该没有看了破绽,不过看来非要提前下手不可了。

  想到这里,他从温泉池边的一块大石下挖出一个大包袱,从里面抖出整整一袋白粉抛入温泉中,很快这些溶入白粉的泉水就会流入各头领的池中,这个时候这是他们泡澡的时间。嘿嘿,马上就有好戏看了,黑影淫笑着从怀中掏出一根管子朝天射出一枝焰火响箭后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柳莺莺完美无暇的玉体正在池水中浸泡着,炙热的池水让她的身心彻底放松,逐渐的她感觉小腹越来越热,两腿间有一种麻痒的怪异感觉,双乳亦开始胀痛,脑中竟浮现出少年时和梁萧被困铜钟中的情景,那时他们两个都想推开对方,结果都摸了对方不该摸的禁地。

  她手上感觉抓到梁萧两腿间两个蛋和一根热腾腾的棍子,而梁萧的手则抓住了她两腿间那处……「啊……啊……哦……」柳莺莺此时竟情不自禁的自己一手捏揉胸乳一手中指插进自己腿间神秘的小缝中,手指在紧密的荫道壁间回来的抽插让她体会到从未享受到的宛如欲仙欲死的快感,一双雪白的玉足亦在水中反复搓动着,年近三十的美艳处女竟情不自禁的自渎起来,此时的柳莺莺只感世间万物皆不存在,只愿永远被这样下去,在无法抗拒的快感中彻底放纵自己。

  突然指尖触击荫道内的处女膜,强烈的刺痛感令柳莺莺猛然脑中一醒,忙运起冰河玄功注入指中,一股荫冷的气劲直贯入玉穴内,将体内正狂燃的欲火顿时压了下去。

  不好,池水中被下了药,柳莺莺毕竟闯荡江湖多年,第一时间已经猜出了造成自己反常举止的祸源,她飞身跃出池外,匆匆擦拭了一下身子立即穿衣,刚穿上里衣已听得外面传来喊杀和惨叫的声音,她情急之下连亵裤也不穿就直接拉上了长裤胡乱把裤带一系,裹脚布和袜子当然也没时间再穿了,把两只长靴直接套在了脚上便飞身跃出房外。

  此时小禽村中已经是火光四起,无数元军已经杀入村内,守卫村口的十多名部下转眼间尸横就地,从睡梦中惊醒的村民们如同猪狗般被元军胡乱斩杀,跟本没有还手之力,懂武功的村民也因为措手不及先机尽失被元军分割开来各自为战。

  怎么会这样?饶是智勇双全的柳莺莺这下震惊的呆怔了,小禽村周围明明设有暗桩陷阱,这些元军怎么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村而无人发觉?屋顶上自己每天晚上安排的弩弓手怎么都不见了?黑鹰彩凤他们那去了?  自蒙古一统天下后制定四等人制度,蒙古人为一等人,色目人为二等人,北方汉人为三等人,南方汉人为四等人,这种带有极度种族歧视的制度亦令不甘成亡国奴的汉人誓死反抗,但在强大的元军的清剿下反元义军死伤枕籍,南方反元义军的根据地天机宫亦毁于一旦,而在北方则活跃着一支强大的反元力量,这就是在大雪山传人柳莺莺带领下的天山十二禽等义军屡屡重创元军,惩奸除恶,令蒙古人恨之入骨。

  巴喀尔一边喘息着一边继续卖力抽送着自己的肉棍在他爱妾如烟那具雪白的胴体中进出着,「哦……好……好啊……」他胯下的如烟一丝不挂卖力的迎合着他,两条白晰丰满的大腿死死缠着他的熊腰,一双硕大的乳房如同一对皮球般跳动着,媚眼如丝娇喘连连。

  「好啊……我……我干死你……」巴喀尔只感到自己的肉棍膨胀的要爆炸似的,当下贴近如烟将自己所有的男茎都射进了她娇小的子宫内,如烟只感到一股热流只涌入自己体内,直激动的她情泪横流,指甲直插入巴喀尔的后背,纵声淫叫声音直传出老远。

  高潮过后的巴喀尔只感到浑身虚脱,那根铁石般的肉棍也萎缩了起来,无力的熊躯趴在如烟的玉体上,而如烟则已经受不住高潮的刺激昏睡过去。

  「好啊,好啊,表兄的床上功夫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窗外突然传来一个熟翻的声音。

  巴喀尔一惊,虚脱的身体一下子就像灌满了茎力一样从如烟身体上一跃而起,从枕下抽出一把长刀喝道:「什么人敢进我的院子,来人啊,快来人。」此时门帘一挑进来个中年贵族,留着两缕小胡子,一脸的淫秽之气。巴喀尔长舒了一口气,「脱欢,原来是你啊,你这镇南王不在江南享福居然想起来看我这个穷表兄了?」脱欢看了看仍斜躺在床上的如烟,笑道:「表兄你也别装穷,这千里草原的封地这些个年还没把你撑死啊?就算是圣祖也管不了你,何况如今圣祖身体已经越发衰老,四大汗国也已经越来越管不住了,圣祖若归了天,谁还有人管的了你?」巴喀尔冷笑道:「撑死我?当初我也以为这块封地是块肥肉,没想到这十年来我被这里的马贼天山十二禽搞的焦头烂颅,大军已经连续清剿了多次连他们的影都摸不到,上个月那个女匪首又连续劫了我三批军粮,杀了我二百多弟兄,我还得自己掏钱养兵,真是亏的惨了,要是让我逮住那臭婊子我非……」巴喀尔一边咬牙切齿眼中亦透出淫秽的凶光,早就听说天山十二禽的首领是个绝色的美艳女子,不但武世高强而且足智多慧,能够将她征服在胯下一尝多年的心愿真是死也值得了。

  脱欢亦是色中恶鬼那会不晓得他的心思,当下从怀中掏出一份卷轴说道:

  「表兄莫要恼怒,看看小弟给你带来了什么?」巴喀尔接过卷轴打开看了一会儿吃惊道:「这是天山十二禽的身份卷宗,你是怎么弄到的?」脱欢笑道:「几年以前我就派明归暗中帮我收集天山十二禽的资料了,这家伙跟随我多年也是个人才,可惜几个月前却因为我一把火烧了天机宫南蛮子的劳什子书竟跟我翻脸,还打了我一掌,好在我穿着金丝软甲才保住了性命,这狗奴才被我的手下乱刃分尸了。」巴喀尔一楞道:「听说这明归跟了你十多年了,我还以为他跟吕德刘整是一路人,想不到他竟会了这么点小事就想杀你,这些汉狗真是不可理喻,圣祖还是太仁慈了,当初就该把他们斩尽杀绝,把这中原变成天下最大的草场。」脱欢心中暗骂,这种莽夫又怎会懂治国之道,若江南都变成了草场又有谁来养活我们过日子?反正这种莽夫也成不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欢迎访问027情感网,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i027xo.com!!

  当下只是把卷轴拿过来说道:「南方的天机宫已平,云殊那伙叛匪已成了流匪被歼灭已经是迟早的事,那个叛将梁萧听说身中数箭已经惨死,可惜没有落到我手中将他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说罢举起右手,右手竟缺了小指和无名指,看到断指便让他想起二十年前被幼时的梁萧斩断手指的痛楚,不由的咬牙切齿。

  巴喀尔皱眉道:「梁萧?听说他当过平章,在圣祖灭宋之役中立过不少汗马功劳,我大元破襄阳他还亦下大功,南宋既灭他又为何要与我大元为敌?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莫非此人有失心疯吗?」脱欢咬牙道:「谁知道?这家伙天生就是反骨,他本是宋人却叛宋降我大元,转而又叛元反元,跟本就是个无耻忘义之徒,嘿,他就算与我大元为敌可那些叛匪们却也不会就此跟他联手,文天祥那书呆子能得圣祖器重给他树碑立传,而梁萧这等鼠首两端之徒注定没有墓碑可立。」巴喀尔此时已经披上衣服将长刀还鞘,从桌上的酒壶里倒出一杯酒递给脱欢道:「来尝尝刚酿好的马奶酒,这可比江南汉狗的清淡水酒强上百倍,别在江南呆上了几年就忘了自己是黄金家族的后代了。」脱欢喝上一口笑道:「我当然没忘记自己是谁,所以这次我特地来帮你剿灭天山十二禽这帮反贼,这帮反贼平了你就可以安心当你的土皇帝。」「你不会真就那么好心吧,说说看有什么条件,帮我这么大的忙是要钱还是要女人,床上那个是我的第二十七个小妾,你想要的话就送给你。」巴喀尔试探着说着。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的好表兄,我从不白做好人,天山十二禽的那个女匪首要留给我第一个上,其他的你就看着办吧。」脱欢淫笑着脑中却浮现出那个令她魂牵梦系的绝色女子,那一身绿衣魔鬼般的身材野性的双眸还有那双长筒的绿色马靴,他第一次感到女人穿靴子是那么撩人,令他裤裆里的肉棍就像要爆炸了一样。

  巴喀尔笑道:「原来你是为了她才来这里的,行啊,不过要小心了,这婆娘可厉害的很,别马上了她倒让她做掉了,这次你带了多少人来?」「一百多人,都是硬手,李庭要跟我来了。」脱欢一边说着一边喝着酒,双眼看着窗外。

  「李庭?听说他是那个梁萧的结拜兄弟跟随伯颜立过不少战功,后来伯颜被下狱他又改投阿合马了,好像是个识时务的人。」「当然,这小子是个鬼茎灵,不像那个土土哈不识时务,哼……」想到土土哈,脱欢就感到怒火上涌,那次带他去清剿天机宫本是乘机给他安个通敌的罪名,可没想到他对梁萧毫不留情反而令他无从下手。

  「明归几年前已经擒下并收买了天山十二禽中人为我所用,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只要有那个人相助定能里应外合剿灭天山十二禽,除此之外我还请了一个高手相助,他再过几日也该到了。」脱欢慢条斯理的把卷轴放进怀里得意洋洋的说道。

  「天山十二禽里居然有你的人?这个人是谁?」巴喀尔吃惊道。

  「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罢脱欢掀起门帘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巴喀尔望着他的背影冷笑着,脱欢你别得意,若你把我当成个老粗那可大错特错了,阿合马的日子不多了,你的靠山一倒看你还能神气几天。  此时元军从各头领的屋内将众高手纷纷架出,令柳莺莺羞恼的是,彩凤等人竟个个赤身露体只知用手指抠挖下体口中还淫叫不止,众元军都是些色中恶鬼那里还忍得住把她们一个个推倒想要就地正法。

  一个元军将彩凤按倒在地上,而眼前这个赤裸的美艳少女毫不反抗反而将一双玉腿牢牢盘住他的腰间,胸前一对硕大的玉乳上下弹动着,口中兀自淫浪高叫着:「快……好哥哥……朱雀好哥哥……凤儿把身子都给你了!」那元军那里还忍的住,拼命解着裤带,不料乐极生悲,一道冰刀从他的颅前没入从脑后射出令他当场毙命。

  柳莺莺出手击毙了企图奸淫彩凤的元军,但此时的彩凤已是欲火焚身竟认不出对方只管扑上抱住柳莺莺解她的裤带,口中淫叫着:「我要……好哥哥……快……快给我……」柳莺莺急切之下唯有一掌斩在彩凤颈后将他打晕过去,然后又将架着众头领的元军一一击杀,只是其余几人一个个都身无寸缕淫毒入体不可自拔只能将她们一一打晕,而攻入村内的元军已经越来越多。

  此时身着青衣的青鸾从旁边杀出高喊:「大首领,今晚我去赏花没有泡澡,刚才黑鹰大哥从那边过来正和元军拼杀,我们得马上突围。」柳莺莺掏了一把钥匙抛给青鸾道:「快,这是暗道的钥匙,你带所有村民马上从暗道离开小禽村,去死谷避难,那里我备着几个月的水粮,我带人挡着元军随后就到。」青鸾惊道:「大首领,您是我们的领袖,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可怎么办?要留也是我留下,您带着大伙走。」柳莺莺柳眉倒竖怒道:「青鸾,你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吗?我既是首领就要担负起保卫大家的责任,如今元军入村杀戮是我防范不周才酿成此祸,我要担负起这个责任,你若再不走,我马上就毙了你。」青鸾含泪跪下哭道:「大首领,您才是真正的大英雄,我发誓一定把大伙带出险地,您一定要保重活着回来,大伙儿可不能没有你。」柳莺莺亦感眼角一酸,但随即厉声道:「别再丢人了,咱们草原儿女留血不留泪,留着力气杀鞑子吧,你和黑鹰一路上要小心,村中必然有元军的奸细,务必能在路上将他铲除。」说罢回身直杀入战团之中。
欢迎访问027情感网,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i027xo.com!!

  柳莺莺纵横草原大漠十多年,一身武功确是了得,一双素手使出的飘雪神掌隔空一丈就可取人性命,更能凝水成冰,荫劲渗人肌骨杀人于无形。她所到之处元军纷纷倒地,中掌者浑身僵硬冻冷,衣甲上竟结起了一层霜。元军见她武功厉害忙退后十多步,众弓箭手弯弓搭箭,随着一阵「嗖嗖」声,利箭像雨点般朝柳莺莺等人射去。

  柳莺莺感到劲风扑面忙运起冰河玄功第七层(最高境界是第九层,柳莺莺目前只修至第七层),一股无形的气罩将身前护住,利箭在气罩的阻挡下纷纷弹开落地。但其他殿后的高手就没那么走运了,几轮箭雨就把他们射的跟刺猬一样。

  此时元军已经越围越多,足有数千人之多,柳莺莺估摸着青鸾他们应该已经带着村民从秘道逃生了,自己也要想办法突围。她往高坡处一看,见有数人正在一顶大旗下指指点点,显然是元军的首领,擒贼先擒王,她打定了主意飞身一纵直跃起五丈多高跃过众元军的包围直向高坡冲去。

  元军正要上前阻挡,大旗下的华服蒙古贵族巴喀尔却喝道:「所有众军士都站着别动,让镇南王的部属出手擒下这女贼。」转眼间黑压压一片上百人已经挡在了高坡前,柳莺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百人个个都是高手,元军那找来那么多高手来围剿自己。

  为首一个大汉嚣张的笑道:「你这女贼功夫不错啊,却不知床上功夫如何,等会儿让你一个个伺候大爷们,你可真……」话音未落,一道指劲已经在他的颅上开了个血洞,柳莺莺盛怒之下发出的梭罗指威力更是惊人。

  旁边一条大汉狂吼道:「贱人,你敢杀我兄弟,我要把你个……」他的话还未说完眼前最后看到的是一只绿色靴子的靴底。随着「咔嚓」一声,柳莺莺一记飞腿直踢入那个大汉的面门,直踢的他面骨尽碎惨死。随即一记鞭腿斜踢扫断旁边一人的脖子,双手凝结地上的血水散出一轮血冰刀,躲闪不及的高手转眼间被射倒了三四个。

  柳莺莺先身夺人瞬间连毙数人,众高手亦再不敢轻敌迅速结阵将她围在中间。

  高坡上四人正定睛观看,脱欢淫笑道:「十多年不见,想不到莺莺出手还是那么辣,想来她在床第间必定更是一流。」巴喀尔则是一脸震惊,「想不到这天山十二禽之首的武功竟如此厉害,难怪我的大军屡屡被她挫败,想不到竟会有武功那么高的女人。」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将领恭维道:「就算柳莺莺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侥幸能在我大元铁骑之下勉强苟活做些偷鸡摸狗之事,二位大人略施小计就可将她手到擒来,何况还有阿滩大师在此,这女贼已是插翅难飞了。」一脸宝象庄严的喇嘛阿滩则是一语皆无的定睛观看着柳莺莺力斗众高手。

  柳莺莺此时大发雌威把冰河玄功第七层运至顶峰,左手飘雪神掌右手梭罗指加上快若鬼魅的身法把一众高手打的狼狈不堪,纵是他们如何出拳脚兵刃对方总是能在间不容发的情况下闪过反而自己人挤在一起误伤连连。

  柳莺莺虽占尽优势但亦知自己这样极耗内力,再缠下去就算能把他们都打倒但内力也会所剩无几,她打定主意还是要先擒住高坡的元军主帅才能脱身。想到这里她娇咤一声,手上连连运劲将众人逼开数丈猛的跃起足不沾地般朝高坡跃去。

  突然面前气息一窘,一股刚猛无比的气劲扑面而来,柳莺莺身在半空难以借力,好在她也是身经百战,右脚用力一踢左脚脚踝,身形一仰已卸去七成掌力,百忙中回手一指,指劲破空而出。

  柳莺莺落地后只感胸口气血翻腾,喉头微甜知道自己已受了点内伤,当心暗自运功疗伤同时定睛观看,眼前是个六十出头的高大喇嘛,身穿一身华丽的太阳穴深深陷入颅内,站在那里不动如山犹如一尊铁塔,她不由暗自心惊,这喇嘛才是真正的高手,自己看来没有必胜他的把握。

  阿滩此时也是有苦自己知,他趁柳莺莺不备以大手印偷袭本以为十拿九稳,谁知竟被对方卸去大半掌力还以梭罗指回敬自己一记,只指劲的肩头只感麻冷不堪,唯有以密宗心法驱除荫力,脸上还要面不改色的说道:「柳施主好功夫,真是长江后浪摧前浪,在下大元国师八师巴座下弟子阿滩请柳施主赐教。」柳莺莺缓了一口气冷笑道:「我当是谁那么不要脸出手暗算,原因就是那个活佛的弟子,你们平日里干的抢男霸女毁人祖坟之事也配自称佛门弟子?」「哈哈!」阿滩干笑了一声道「我师父门下弟子众多,偶尔有几个败坏了他老人实名声的败类怎可一概而论?你们天山十二禽这些年在大漠也有些作奸犯科之辈吧?」「狡辨,秃驴,要打便打少和姑奶奶费话!」柳莺莺气息已调匀当即挥掌上前猛攻。  阿滩飘然闪过一摆手道:「柳施主且慢,佛门有好生之德,你若肯归降大元,我大汗仁德盖世必可宽恕你等的罪行,到时候你们为朝庭出力总好过当山贼马匪朝不保夕的日子要好,你就算不为自己打算,也该为你的弟兄们打算一下吧。」「呸!」柳莺莺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望着村内尸横地的村民颤声道:「这些人本就是被你们这些鞑子兵毁了家园的百姓,他们只是想在乱世中能掌握自己一点点小小的幸福罢了,现在这一切都让你们毁了,鞑子暴虐无道比那腐朽的赵宋更是百倍压榨残害百姓,把人分四等还毁人田园放牧,强迫汉女献初夜,忽必烈这老狗还敢自称仁德盖世,他若在这里我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他。」柳莺莺嗓音清亮再加上运气发劲,几千元兵都听的一清二楚无不鼓燥大骂这女贼竟敢侮辱他们至高无上的大汗要把她碎尸万段。
欢迎访问027情感网,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i027xo.com!!

  阿滩叹了口气道:「柳施主若执迷不悟,贫僧也只有奉陪到底了,若施主能打败贫僧即可离去,众将士都不会为难你。」「一言为定!」柳莺莺心中跟本不信阿滩会守信,已暗自打算若胜了他就拿他当人质迫元军放行,毕竟他是八师巴的亲传弟子,江南总督杨莲真伽的师兄,在元廷也是颇有权势的人物,有他在手无军应该不敢冒险。

  柳莺莺话音未落便已凝气全身,单薄的白色里衣在气劲鼓动之下竟膨胀起来,面随即感到胸口一凉,低头一看不禁满脸飞红原来胸衣竟碎了一片露出里面红色的束胸,原来刚才阿滩那一掌劲力十足,柳莺莺的护体气劲凝聚不足,胸口中掌处的胸衣已经严重损毁再加上她一运劲顿时散落开来。

  众元军看了无不大笑,那一众高手更是污言秽语层出不穷……「柳婊子,真不要脸,打不赢大师就要脱衣服露奶子色诱大师啊!」「真是好大的奶子啊,把那最后一件也脱了吧,别装什么烈女了!」「快挤点奶水出来给大伙尝尝,大家都快渴死了。」阿滩表面上不为所动,实际裤裆也已经硬了起来,区区束胸又怎能遮挡柳莺莺那双美妙高耸的玉峰?

  蓦的倩影一晃,「啪」「啪」「啪」那几个喊的最凶的高手只感脸上像被两块铁板夹过一样吐出一口被打下的牙齿和血沫直痛的满地打滚。

  柳莺莺惩治了几个淫徒后稳定心神,她毕竟是出身草原大漠的豪放女英雄,不像中原女子那么拘紧,掌力一转以飘雪神掌中的一招「冰封天地」荫寒掌力直向阿滩扑面而去。

  阿滩运劲右手一出手就是成名的密宗大手印,那只手转眼间就像是大了一圈,劲道刚猛无比硬接柳莺莺的掌力。两股至阳至荫的掌力一撞,一时间气劲四溢,周围观战的元军竟被掌力震的飞退一丈多远,有的甚至被震至内伤吐血。

  柳莺莺和阿滩对了一掌只感对方内力和自己难分高低,但刚才激斗元军和从高手自己已经消耗了不少功力,久斗之下恐怕对自己不利,还是以快打慢以轻功胜之,当下身形一晃就犹如化成数道身影直向阿滩攻来。

  在旁观者眼中柳莺莺就像以一化四般围着阿滩旋围起来,越转越快把阿滩完全包围在其中,指劲掌力不停的朝阿滩攻去。

  阿滩此时唯有将大手印使的风雨不透抵挡柳莺莺狂风暴雨般的猛攻,他知久守必失但又苦无对策。

  巴喀尔在高坡上看着不由暗自焦急道:「脱欢,阿滩大师好像抵挡不住了,他可是国师的爱徒,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阿合马那边恐怕也很难交代啊。要不要让他退下来,让弟兄们一起上擒下这女贼?」脱欢笑道:「表兄何必惊惶,我早已准备好了对策,李庭,东西准备好了吗?」李庭从身后拿出一个小香炉道:「王爷,香炉已经点着了,很快药力就会散发出去。」「很好!」脱欢一指战团,「你马上运掌力把药气送过去。」「是!」李庭当下将香炉放在地上,双气运起掌力,香炉中的香气随即向战团缓缓飘去。

  巴喀尔斜眼看着李庭,心中暗暗吃惊,此人看似一个无耻的汉人走狗,但居然内力也是深不可测,若以掌力推出香气自己也能办到,但要做到他这么不急不缓可就难了。

  周围观战的的众元兵只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并无什么异状,但这股气味传入柳莺莺鼻中只感下身荫户好象有点火辣辣的感觉从荫唇渐渐扩散至四周,一种麻痒的感觉同时袭来,令全力运功的她差一点直气入岔,当下收敛心神。

  但这种不安感觉愈来愈强盛,令她雪白的面颊也有一点殷红起来,渐渐全身发热,还好她内力深厚,才不至一下子失控,但她已口干舌躁,眼眶发红,这种感觉正是刚才在池中泡澡时中了淫药的感觉,但刚才被梭罗指荫劲压制住的情欲完全暴发了出来,甚至比刚才还要猛烈几倍。

  一股怪异又痕痒的感觉慢慢袭遍全身,腹部一阵酸软,而下体更是开始发热,继而面红耳赤,喘气连连,双眼如火,高手过招,错换一口气也凶险万分,饶是柳莺莺功力通神,修为茎湛,仍压抑不了这股挑起肉体深处情欲的感觉。这一来她原本快捷如电的身法自然大受影响,阿滩趁机运劲猛的一震将柳莺莺的攻势尽数震退继而反守为攻。

  柳莺莺只能勉力飞起一脚想逼退阿滩,谁知腿踢至一半两腿间就像是火烧一般,踢出的腿顿时劲道大减,汹涌的情欲之火已令她几乎无法站稳。

  柳莺莺突然只感脚踝一紧,她情知不妙猛的用力一缩脚,一只靴子已经被阿滩扯了下来,露出了她那只雪白小巧的玉足,周围的元军无不起哄叫好:「大师好功夫,这小妞的靴子可归您了!」「小脚可真白啊,不知下面脱那件啊!」「把靴子还给我!」柳莺莺又羞又怒,忍着下身的欲火招招拼命。阿滩则是色咪咪的瞟着她裸露的玉足,一运劲把手中的马靴抛向高坡脱欢处。

  脱欢一伸手接住,这是只绿色的犀牛皮长筒马靴,靴底呈莲颚状,式样独特考究,似乎就是当年她穿的靴子,他最喜欢就是她穿着靴子时那种撩人姿态。忍不住往靴筒里一闻,只感到年青女子脚底长年留下的汗酸味混合着男子的茎液气味令他的肉棍迅速挺起,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此时的柳莺莺虽攻势猛烈但已感后劲不继,下体的火炙般的欲火令她的双腿只想拼命并拢,两腿间越来越湿滑,好像种粘滑的液体从腿间渗出,跟本难以施展轻功,而此时祸不单行,她的裤带忽然松了下来。原本她急着穿衣就没系紧裤带,刚才被彩凤拉扯了几下更是令裤带的结放松,这会儿激烈的运动终于令裤带彻底崩了开来。
欢迎访问027情感网,更多,精彩口述实录文章,尽在www.i027xo.com!!
站长推荐阅读:
·激情故事 妻子长的太丑 让我毫无性趣
·情感隐私 我曾经想换个老婆
·情感隐私 口述:和男友一起洗澡他硬了 学生妹书桌前让男友插的故事
·口述实录 男人给了我性福 可是他是闺蜜老公
·情感隐私 口述:我在老公情人家里面干的野蛮事
·另类情感 男人喜欢你的表现 7细节透露他多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