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过猛的爱情

(作者:老丑)

在众人眼中,她是出了名的好妻子,结婚一年多,把家里各个方面打理的一清二楚。

可偏偏在几个月前,丈夫和她大吵了一架。

吵架的原因几乎不值一提。前一天晚上,丈夫本和她说好第二天要吃红烧茄子,可她当天很忙,路过菜市场的时候,死活没想起来这回事。

丈夫回来前,老实说她也想起来了,只是她觉得,说明原因他一定会原谅自己。

然而等丈夫回来,看到桌上没有红烧茄子的时候,他居然用质问的语气问她:"我昨天不是刚跟你说过了么?"

听到这语气,她早已不爽,心想,难道你说吃啥就必须做啥不成么?

可停顿了几秒之后,她还是强颜欢笑地说:"是啊。但我路过菜市场的时候,真的,忘得死死的。"

"忘、忘、忘,天天做饭这点破事你都能忘了?"他继续得理不饶人。

"白天我不还上班呢吗?"她语气开始变得激动。

"就你上班,我天天就闲着了吗?"听她一说,他开始强词夺理起来。

几番论战以后,丈夫竟然气急败坏,脱门而出,在外面逛了一整晚。

第二天,她请假在家没有上班。她一整晚都在担心丈夫会不会醉酒,会不会出事。

而丈夫的心里却似乎并没有她,快到中午的(怎么日批) 时候,他才拖着重重的脚步回来,浑身酒气。

依着平日里伺候人的惯性,她把老公搀扶进屋,伺候躺下,再到厨房冲好蜂蜜,静静坐在旁边,等他睡醒。

半梦半醒间,丈夫的嘴里却不停叨念着:"要是我老婆这么对我,我就知足了。"

于是带着种种困惑,她跑过来问我,为什么她每天做饭做菜,他都不知道感激,而稍有一顿不合胃口,他却恶言相向?为什么明明坐在他身边的人就是她,他却丝毫感受不到自己的爱意?

我告诉她,错就错在你用力过猛了。

许多人和她一样,都习惯自作多情自以为是,原本以为越是对他好,他越会感激你,可事实上,你越对他好,他反倒越发觉得你爱他理所当然。

因为你越是对他好,他的期望值越高,期望你对他更好。

当你对他的好到达了一个峰值,俗话讲"好到不能再好了",此刻你们的感情并没有达到最高峰,而是到了极度危险的谷底。

这种用力过猛的好,将使你未来所做的一切,不再令他感动;而一旦你做得比往常差,哪怕一点点不好,他都会对你失望。

在情人节就剩两个月的时间里,一位意大利的心理学家,曾做了一个送玫瑰花的经典实验。

实验对象是两对具有大体相同的成长背景、年龄阶段和交往过程的恋人。

其中一对恋人中的男孩,每个周末都给自己心爱的姑娘送一束红玫瑰;

而另一对恋人中的男孩,只在情人节那一天向自己心爱的姑娘送去一束红玫瑰。

你猜结果会怎样?

按理说,每个周末都收到红玫瑰的姑娘,因为男友送的玫瑰花更多一点儿,她会更加兴奋;而从来没有接过红玫瑰的姑娘,因为男友只送了那么一束,所以她可能不会有太激动的表现。

而事实却是,两个女孩的反应恰恰截然相反。

那个在每个周末收到红玫瑰的姑娘,表现得相当平静。尽管没有大的不满意,但她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我看到有的男生送给自己女友大把的'蓝色妖姬',比这普通的红玫瑰漂亮多了!"

那个从来没接过红玫瑰的姑娘,当手捧着男友送来的红玫瑰花时,表现出了被呵护、被关爱的极度甜蜜,随后竟然旁若无人、欣喜若狂地与男友紧紧拥吻在一起。

同样的刺激,一个被忽视,一个被铭记。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因为相比于前者,后者的一朵玫瑰花更能让人感知到"差别"的存在。而这种对"差别"的感知,无论对男人还是对女人,效果都是一样的。

事实上,爱一个人的时候,我们都会不经意地对他好。无错。

只是他能否对等地感知到你对他的爱,这很重要。一开始用力过猛,快速到达爱的波峰,只会让彼此的感情透支,让对方今后都感知不到你的好。

平日里,你需要一定的距离感和神秘感,只在关键的时刻,给他那么一点点惊喜,让他感觉到你对他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他才会更加爱你。

电视剧里常有一些乡村妇女,整天对老伴非打即骂,老伴非但不记恨,反而常常很顺从。

镜头最多的场面,是男人坐在炕桌上,闷闷不乐。突然间镜头转向女主人,再给女主人手里的一个特写。

女主人一只手拿着酒杯,一只手拿着酒瓶子,走进饭桌,把它们使劲儿摆在老伴眼前,再恶狠狠的来上一句:死鬼!

瞬间,一瓶子的酒香化作一股无比和谐的力量,洋溢满屋。

"一个巴掌一把枣",这种力度刚刚好。在我看来,这些乡村妇女,才是真正的御夫高手。

作者:老丑,情感作家,著有《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每个人的爱情都有问题》等。一个爱讲故事爱写诗的戏子,弹过吉他卖过唱的旅人。作者豆瓣:丑叔;作者微信:weixinlaochou

(作者:赵春花)

半夜接到一个陌生女生的电话,哭声不断,一阵一阵。对方断断续续地说自己的感情故事。她对男朋友很好,烧饭做菜百依百顺,甚至连指甲都帮男朋友剪了,没有自由的恋爱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男朋友提出了分手。

她说,我感觉我不是半疯,是已经疯了,失去他我怎么办?

如果是以前我的内心里挺挣扎的,一方面想到女生付出许多却没有回报,一方面想到男生在感情里毫无自由可言,失去自我不能正常生活。双方扭曲的心理,又给这份已经畸形的感情拧上了一把沉重的锁。我不想让女生失望,又不想让男生难堪,沉默了很久以后,我说,你就心凉吧,也免得烫手。

懂得放手对于二十多岁的女生来说,是个特别重要的自我保护形式。

有些女生说自己走不出分手这道坎,因为对自己的伤害深远,可是你越是局限地盯着伤害看,伤口就容易发炎,化脓,久久无法愈合,这个时候反而放手向前看,去找一个对自己更好的男生,或者去做一件释放情绪的事情,也就慢慢平复了。

W小姐曾深深地对一个大叔痴情4年,她说叔给了自己不一样的世界,帮她安排异国生活事宜,带她去新地方玩,第一次听莎士比亚话剧,第一次吃米其林,第一次抽水烟,点菜时从不需要想吃什么,因为一切都已经被安排得很妥帖。

但到最后他们也没有在一起,叔从未向她透露内心的想法,只是每一次都岔开话题。最终,W小姐选择了放手,她说,这一次我不会再因为他飞12个小时去那么远的地方参加一个毫无留恋(敏敏的阶下囚) 的毕业典礼。

很多女生在分开后留恋的其实并不是这个人,而是这段回忆,总奢求在一起以后的日子,还会和自己想象中一样美好。我认识一个从幻想回忆发展到妄想症的C,我想她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再从这段故事里醒过来了。

大学第一天认识C,是那种邻家大女孩型的姑娘,说话很直,不拖泥带水,可喜欢她。

在一个理工大学的女生,就是能享受到许多令人羡慕的待遇,比如被男生捧在手心里,而C也成为了女神级传说,很快她和D陷入爱河。

她每天坐在D的摩托车后座,马达轰鸣的消失在宿舍楼下,深夜才回来,有时候喝多了在宿舍下唱歌跳舞的,还被阿姨警告过。

但她毫不在意这些,她说我这一辈子就跟一个人,成也是他,败也是他。

就这样在一起两年,是C一辈子过得最开心的大学生活,直到2011年的一天,他毫无征兆的消失了。手机关机,宿舍搬空,再也没有任何音讯。她每天发无数条短信,发无数个QQ留言,但从来没有人回复她,甚至那个从未熄灭的QQ头像就再也没有亮起过。

那段时间,她都疯了,抽烟喝酒,深夜在阳台哭泣,这成了日复一日的写照。

也有很多人劝过她,告诉她忘记过去,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也有男生追过她,对她体贴温柔,她的固执一次又一次浇灭了火焰。

她给我看过她的日记,每一天,她都在日记里画一幅D的画像,她说这样才不会忘记他的摸样。

我想她是疯了。

可是事情都是会戏剧性的发生转机,在我们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我远远的看到了D的身影,在舞台的尽头站着的一个男生。

我不敢告诉C,怕她会疯,因为那个男生和我们曾经认识的他,除了脸还长得一样以外,什么都不像。他穿的脏兮兮的,特别土,身材开始走形,长了一点点小肚腩,原本白皙的脸庞变得黝黑。

最终,C还是知道了,她疯了一般充着D吼叫,一直吼到声音沙哑,都不属于自己。

但她并没有问发生了什么,只是牵着D的手说,咱们好好过,不分开了。

本以为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然后他们幸福的生活了一辈子。

可事实是,C每天挖空心思地想怎么样让他变成原来的样子。

她带他去买了好多衣服,依旧是那种格子衬衣,带他去做头发,带他去健身房瘦身。

他们一直吵架,因为她发现D不再理想主义,而是特别现实,还责备她花钱大手大脚。

曾经的感情不复存在,我们眼中的小事却成了他们每天争吵的话题。

由于愧疚,他们再也没有分开,可是C现在多疑焦虑,无时无刻不想捆绑D,感情也变得畸形和矛盾。

爱情走了就是走了,勉强不来,即使挽回了,它也是现在的样子,一个全新的样子,再要回到过去,是再也不可能了。

姑娘,有时候心凉了,对你是一件好事,因为勉强要来的幸福最终也不会属于你。

真正的爱,即使到你老了也不会凉,就像安德烈在他的书中写的"很快你就八十二岁了。身高缩短了六厘米,体重只有四十五公斤。但是你一如既往的美丽、优雅,令我心动。我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五十八个年头,而我对你的爱愈发浓烈。我的胸口又有了这恼人的空茫,只有你灼热的身体依偎在我怀里时,它才能被填满。"

(作者:章杰)

那时,她是角色里的少女小渔,张艾嘉相中她水莲般的清纯,可是却要她去演一场脱戏,本是怀着满腔美好,可她犹豫了。隔着遥远的距离,她给他打电话,轻叹,我要不要脱?他说,要是不想演,就回来吧。其实,他早就洞穿她的心思,她笑了,自然卷了铺盖,可张艾嘉还是挽留了她。

第一次进公司,有人问她的名字,她说Rene,旁人疑为"奶茶",她后来一直给他买奶茶,最终他叫她"奶茶",她说喜欢这个名字,或许,她忘不了那些买奶茶的情节。

你是知道的,她叫刘若英,而他,是台湾音乐圈有名的浪子陈升,大家都叫他升哥。升哥霸气逼人,只有他不想捧的人,就没有他捧不红的人,她便是他一手锻造的。

后来,她步步拾阶,青云袅袅,你看到她站在光鲜的舞台,开心得像个孩子,可她背后(另类情感口述) 淌落的汗水,并非人人皆知。说到底,你我不知,但,他知。

他为她写过太多感人的歌,正如她深情地唱: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他一手锻造的她开始了演唱的巅峰,他站在演唱会门外,看人来人往,可没人注目他,他举着脚步,却迟迟没有迈入。他说,我知道她已经可以独自成长。于是,他一转身,这样的一别,仿佛是天地。

经年后,她大红大紫,而他,还是当初那个浪子。因为一个访谈,他们又重回坐在旧时光。

喜欢刨根究底的主持人问,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奶茶?他被激将了,那么不留情面地说,你神经病啊,我不喜欢她为她做那么多干吗?一句话听得她唏嘘不止。可是,他又说,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她已经像一只风筝,飞得很远很远,翱翔在广阔之上,即使真的掉下来,再没有人可以接得住了。升哥说,我已经接不住了。他目色冰冷,哀婉苍凉。

或许这是天意,有时,那样的落差就是一条天路,即使我们昂首,怀有上天摘月的野气,可还是没办法用脚步去丈量那些距离。

这么多年,她说无论走到哪儿,都能记得他,她怀念那些美好的过往,那些卑微的旧时光里,她在他面前还是一个快乐的小女子。她说那次在银川,一切信讯全无,突然很想他,于是颠簸在山路上,驱车四五个小时,终于找到一个公用电话,她颤抖着拨通那些数字,只是告诉他......我想你。可电话那头的浪子,仍旧云淡风轻。或许,他真的无能为力,即使她掉下来,他还是接不住。

她和他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像林徽因之于他们,是美好,也遗憾,多叫人悱恻啊,她和他的故事,只是一个节目,已经令人唏嘘难掩,仿佛要把你我扯进故事,去完美一下彼此的缺憾,可是低顾问,心里总明白,人世间的情事哪能由得你我啊,所谓的情深不寿,大抵如此,缺憾的情事可能就是世间最美的一种吧。

他们从来不是阴阳相隔的情未了,最终,她也含泪嫁作他人妇,可他呢,一直静在那儿,不来不去,她见或不见,他都不悲不喜,他的情从来不增不减,那样寂静,默然,美好地透着遗憾的伤感,或许,这是注定,是《半生缘》里一切回不去的情。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隐私 情感口述:每天都有新鲜,“七年之痒”对我无效
·两性故事 乡村美妇 我和婶婶的青梅竹马酒后互脱衣
·情感隐私 爸爸快点在再快点 办公室偷偷爱 天!爸爸替媳妇止痒
·美文赏析 英语短文:How to Make Your Dreams Reality
·gif邪恶动态图 啪啪啪啪动态图片 男人戳女人尿尿的地方动态图片邪恶动态图
·美文赏析 境由心生,健康生活需要好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