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注视

那年,她20岁,像春天枝头上新绽的桃花,鲜嫩而饱满。

她自小学戏,在剧团里唱花旦,嗓音清亮,扮相俊美,把《西厢记》里的小红娘演得惟妙惟肖。他32岁,和她同在一个剧团,是头牌,演武生,一根银枪,抖得呼呼生风。

台上,他们是霸王和虞姬;台下,她叫他老师,他教她手眼身法步,唱念坐打功,一板一眼,绝不含糊。她悄悄拿了他的戏装练功服去洗,在料峭的寒风里搓得满头大汗。

衣服晾在太阳底下,旗帜一样飘扬着,她年轻的心,也猎猎飞扬。

知道他是有家有室的人,她还是爱了。就像台上越敲越紧的锣鼓,她的心在鼓点中辗转起落,徘徊挣扎,终究是失陷的城池,一寸寸地陷落下去。

台上,当她的霸王在四面楚歌中自刎于江边时,她一手拉着头上的野鸡翎,一手提着宝剑,凄婉地唱:"君王从此逝,虞歌何聊生......"双目落泪,提剑自刎......她想,爱一个人就是这样的吧,他生,她亦欢亦歌;他死,她绝不独活。

这份缠绵的心思,他不是不懂,可是他不能接受,因为他有家有妻子。面对她如花的青春,他无法许给她一个未来。他躲她,避她,冷落她,不再和她同台演出,她为他精心织就的毛衣,也被他婉言拒绝。却还是有风言风语渐起,在那个不大的县城,暧昧的新闻比瘟疫流传得还快。

她的父亲是个古板的老头,当即就把她从剧团拉回来,关进小屋。黄铜重锁,却难锁一颗痴情的心。那夜,她跳窗翻墙逃到他的宿舍,热切地扑进他的胸膛,对他说,我们私奔吧。

私奔也要两情相悦,可他们不是。他冷冷地推开她,拂袖而去,只留下两个字:胡闹!

那一夜,以及那之后的很多夜,她都辗转无眠。半个月后,她重回剧团,才知道事业正如日中天的他已经辞职,携妻带子,迁移南下了。

此后便是音讯杳无,她的心成了一座空城。她知道,这份爱从头到尾,其实都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可是她入戏太深,醒不过来了。

十五年过去,人到中年的她,已是有名的艺术家,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夫贤子乖。她塑造了很多经典的舞台形象,却再也没有演过虞姬。因为她的霸王,已经不在了。

那一年元宵节,她跟随剧团巡回演出。在一个小镇上,她连演五场,掌声雷动。舞台,掌声,鲜花,欢呼,都是她熟悉的场景。可分明又有什么不一样,似乎有一双眼睛,长久炙热地追随着她,如燎原的火焰。待她去找时,又没入人群不见。谢幕后,在后台卸妆的她忽然收到一纸短笺,上面潦草地写着一行大字:十五年注(ipz-041) 视的目光,从未停息。

她猛然就怔住了,十五年的情愫在心中翻江倒海--是的,是他。她追出来,空荡荡的观众席上早已寂静无人,她倚着台柱,潸然泪下。十五年来盘桓在心中的对他的积怨,在刹那间冰消雪融。

是的,他一直都是爱她的。只是他清楚,那时的她是春天里风华正茂的树,这爱是她挺拔的树身上一枝斜出的杈。若不狠心砍下,只会毁了她,所以,他必须离开。如今,她是伸入云霄的钻天杨,而在她成长的每一个枝丫间,都有他深情注视的目光。那遥远的守望,才是生命中最美的注视。

她在一家韩国独资服装公司工作,有一手极好的绣工。她生在乡下,从小身体孱弱,病病歪歪,这使她的脸看上去总是有种让人怜爱和痛楚的苍白。

公司的宿舍在二楼,晚上,年轻人都会聚在走廊里闲聊。每次她都坐在那里听一会儿,跟着笑两声,却很少插话。

他是公司的设计员,清清瘦瘦,总是穿戴整齐。那天他抽着烟,高谈阔论,说到高兴处,一低头竟把领带烧了个洞。他摇摇头,扯下领带想扔,她却站起来,低着声音说,给我吧。

第二天她把领带还他,洞已不见了,那里盛开着一朵红梅,是她连夜绣上的,用了最好的丝线。他竟痴了,忘了道谢,其实他来不及感谢,她已躲出了很远,脸红红的。

两个人很快难舍难分,他陪她看午夜电影,吃街头小吃,讲老掉牙的笑话,为她买廉价的衣裙。她幸福得几乎晕倒,多好啊,她说,你对我多好啊!

她是一个极易满足的女孩,她希望生活就这样(舅爱心欢) ) 按部就班地延续下去。可她还是辞了职,因为他要她辞职,他开了间小公司。他说我会设计,你会手绣,再雇上几名员工,这公司还不大赚?他给她描述美好的前景,表情和语气都有些不客观的夸张,但她信,他说什么她都信。

公司很快陷入危机,他赔光了所有的钱,又借了10万元,却又一次赔了进去。最后,债主给了他半年的偿还时间。

他慌了,尽管在她面前装得毫不在乎,可她还是看出来了。她说,别怕,总会有办法的。

办法真的来了,一个外商看中了他们摆在公司里的样品,预订了20扇绣梅的屏风。年底交货,以每扇5000元的价格刚好可以偿还欠下的债务。他知道只有她能绣出外商要求的那种标准,他也知道半年的时间靠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绣出20扇那样的屏风。可是想到债主送他上法庭的威胁,他咬咬牙,签下了合同。

他把这个消息跟她说了,她使劲儿地点着头。肯定能,她说,以前在乡下比这还累呢,累点怕什么。等这20扇屏风绣好了还了债,我们还回公司上班,好不好?那时梅花也该开了吧,我们一起去看梅花,好不好?

他不说话,将她抱紧。

她开始没黑没白地干,她手上的这根针现在是他们惟一的希望。

经常,深夜,那针会扎了她的手指,让她轻轻叫一声。他抓了她的手,发现指尖已磨出了粉红的嫩皮。他盯着她的脸,发现上面竟无一丝血色。可是他帮不了她,他只能给她洗衣服,烧菜,为她洗脚,捧着她的手流泪。她说哭什么呢?傻,现在多好啊,你对我多好啊!

终于,最后一扇屏风也接近完工。一幅大写意的红梅,枝干已经绣好,仅剩下红的梅花。她说你再去买些红绸红吧,过个三五天,那债就能还上了。他兴冲冲地跑出去,又美滋滋和店老板闲聊了一会儿,他想,她终于可以好好休息几天......

回去时已经很晚了,他在门口喊她,去听不到应声。走进门,他看见她坐在那里,手里还拿着针,脸却苍白如纸。她冲他笑一下,只笑了下,然后,便吐出一口血。那些梅花只在一霎间,便开出点点艳红......医生说,她是累死的......

他听着张了嘴,顿一会儿突然嘶嚎起来,他把头朝墙壁上猛撞,狠狠地抽着自己的耳光。

满城的梅花,几乎在同一天,齐齐地开了......

(作者: 守望天使)

武嫂打了无数遍电话,武德昆都没有接。她继续拨打着,连武德昆走进屋,她居然都没有听到。

当武德昆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武嫂才把呆滞的目光从手机上挪到他的脸上。

"你还知道回来呀?"武嫂说。

"这是我的家,我愿意啥时候回来就啥时候回来。"

"你还当这里是家吗?"武嫂的眼泪不挣气地流了下来,像一汪小泉慢慢在脸上流淌。

"你看你说的,我啥时候不把这里当家了。"武德昆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她的泪水,好像他亏欠了她许多,可他并不觉得亏欠她什么,能吃好的、穿好的,能顶着武太太的头衔,就不错了。他可没因为有钱就抛弃她,还(相泽莉娜) 有什么不满,干嘛非要让他天天回家守着她?

许久,武嫂望着手里的手机打破了寂静:"这手机是智能的,我一直弄不明白,所以我不打算用了,再好,用不上也是浪费。"说着武嫂把手机推到了武德昆面前。

武德昆接过来看了看,是自己用旧了的那部手机给了她。他轻轻滑动着屏幕说道:"有什么弄不明白的,没事就在家瞎捅咕呗......"话还没说完,他一滑动之间看见了彩信里的照片,一张裸照,他和一个女人的裸照。

他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武嫂笑笑:"你第一次牵我的手,脸就像现在这样红。"

武德昆尴尬地笑笑。

武嫂接着说:"照片上的姑娘很美,比我年轻的时候没多了。"

武德昆吁了一声:"不,她没有你当年美,我还能记起你那时候,梳着长长的辫子,真美,我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

武嫂摸着自己的脸轻轻说:"再美,有什么用。还不是会慢慢变老。"

武德昆闷着头回道:"你变老,我也变老了,谁能老也不老,那不成妖怪了。"

武嫂低下头,没说话。

武德昆站得脚有些麻,轻轻跺了跺脚之后说道:"咱们结婚有三十年了吧!我是啥人你应该知道,我出去再怎么拈花惹草,也不会和你离婚的,只是玩玩而已。"

武嫂说:"那么你认为我空守着这栋房子就会快乐了吗?"

"有什么不快乐的,你也不想想,就我们家这样的条件,这城里有几家能赶上的,不是跟着我,你能有今天的享受?"武德昆冷笑着说道

"这种享受是快乐吗?......"

武德昆叹了声说:"那你想要什么?或者说怎么样才能让你快乐?"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隐私 情感口述:每天都有新鲜,“七年之痒”对我无效
·情感隐私 爸爸快点在再快点 办公室偷偷爱 天!爸爸替媳妇止痒
·美文赏析 境由心生,健康生活需要好心态
·两性故事 乡村美妇 我和婶婶的青梅竹马酒后互脱衣
·gif邪恶动态图 啪啪啪啪动态图片 男人戳女人尿尿的地方动态图片邪恶动态图
·美文赏析 英语短文:How to Make Your Dreams Re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