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心口的花

(作者:佘远香)

刘茜到赣北一个小镇出差,没想到寒流突然来袭,她衣着单簿,想买件羽绒服来御寒。正巧她住的旅馆斜对门有家服装店,于是就走了过去。

开店的是一对夫妻,男人高大魁梧,女人纤瘦清秀,都三十来岁。女人见有客人上门,忙热情地推荐几款新进的羽绒服。

刘茜觉得这些衣服样式陈旧,只有一件银白色的羽绒服勉强能入眼。女人介绍说:"这是今年最流行的颜色和款式,卖得非常好,只剩下这一件了。"刘茜试试还算合身,便交了钱。生意成交,女人显得十分开心,忙叫丈夫把衣服包起来。

男人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听了妻子的话才懒洋洋地站起来。好一会儿,他才把衣服装好,神色漠然地递给刘茜。刘茜暗暗有些奇怪,心想他店里有了生意却一点儿都不高兴,难道有什么心事?

刘茜回到旅馆,换上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突然发现衣服右边的胸口上有一个黄豆大小的洞,这竟是一件残次品!刘茜很生气,要去把衣服退掉。

刘茜远远看到那个男人正抱着膀子站在门口,她的心里(嗯啊 小骚货) 有些发毛。这个男人一看就不好惹,现在他心里有事正不痛快,倘若他非说衣服是自己弄破的,岂不是有口难辩?刘茜正迟疑,男人一抬头发现了她,看到她手中的袋子,立即大声道:"怎么又来了,是不是衣服有问题?"

刘茜深吸了口气走过去,拿出衣服说:"不好意思,我刚才回去穿衣服时,看到上面有个破洞,就想退了。"

女人急忙走了过来,拿过衣服仔细看了看,满脸疑惑地说:"这衣服好端端怎么会有破洞呢?"

刘茜正想解释,却听到男人对妻子说:"可能是我们进货的时候没有检查仔细,以前不也曾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吗?我们不能卖次货给顾客,还是退钱给她吧。"

刘茜顺利地退过衣服,想到其他服装店里去看看。可这时天色已晚,小镇上为数不多的服装店都已经关门了。刘茜一狠心,不买了,反正明天就要回去,挺一挺也就过去了。

当刘茜返回来经过刚才那家服装店时,看到女人正拿着那件羽绒服在灯下仔细地缝补。刘茜有些好奇,这样一个破洞能修补好吗?正在这时,女人收了针剪了线,举起衣服端详。刘茜一看愣住了,只见破的地方多出了一朵红色的梅花。

女人一回头,看见了门口的刘茜,尴尬地说:"这衣服卖不出去了,我只有补好自己穿。这样一来,我们几天的生意都白做了。"

刘茜听了心里不是滋味,这么寒冷的晚上,大多店铺都关门了,他们却还在坚持,一定是生活境况不太好,期待能多接几桩生意。想到这里,她对女人说:"这件羽绒服绣上这朵梅花显得更美观淡雅了,卖给我吧。"

女人很是惊喜,忙兴奋地把衣服装好。刘茜扫了旁边的男人一眼,发现他仍然冷着脸,故意说:"你这人怎么好像跟我有仇似的,买你的衣服你反而不高兴。"

男人陡然间涨红了脸,回头看到妻子到里间去了,这才低声说:"你哪里知道,这件衣服本来是完好的,是我在包装时故意用剪刀捅破的。这款羽绒服我妻子穿着特别漂亮,我一直要她自己留一件穿,可她总说家里需要钱,舍不得穿,我才想出这样的办法......"

刘茜听完恍然大悟。

这个晚上,刘茜望着床头那件散发出淡淡光泽的羽绒服,还有衣服上那朵鲜艳的红梅花,眼前又闪过那对生活贫苦却深深相爱的夫妻的身影,她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最后终于有了主意。

第二天早上,刘茜又拿着羽绒服来到了店里。女人看到刘茜,神色一下子紧张起来,忙问:"你又来退衣服了?"

刘茜笑着说:"不是的,这件羽绒服我挺喜欢的。只是我刚接到公司的电话,又要赶去海南出差,那边天气很热,途中带着这件衣服也不方便,所以,我想送给你。"

女人听了刘茜的话,一下子呆住了,接过衣服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刘茜看了看那个男人,此时他也正默默地望着刘茜,显然他已看出刘茜在说谎,眼里隐隐地泛起了泪花。

(作者: 守望天使)

武嫂打了无数遍电话,武德昆都没有接。她继续拨打着,连武德昆走进屋,她居然都没有听到。

当武德昆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武嫂才把呆滞的目光从手机上挪到他的脸上。

"你还知道回(被邮递员白干了一下午) 来呀?"武嫂说。

"这是我的家,我愿意啥时候回来就啥时候回来。"

"你还当这里是家吗?"武嫂的眼泪不挣气地流了下来,像一汪小泉慢慢在脸上流淌。

"你看你说的,我啥时候不把这里当家了。"武德昆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她的泪水,好像他亏欠了她许多,可他并不觉得亏欠她什么,能吃好的、穿好的,能顶着武太太的头衔,就不错了。他可没因为有钱就抛弃她,还有什么不满,干嘛非要让他天天回家守着她?

许久,武嫂望着手里的手机打破了寂静:"这手机是智能的,我一直弄不明白,所以我不打算用了,再好,用不上也是浪费。"说着武嫂把手机推到了武德昆面前。

武德昆接过来看了看,是自己用旧了的那部手机给了她。他轻轻滑动着屏幕说道:"有什么弄不明白的,没事就在家瞎捅咕呗......"话还没说完,他一滑动之间看见了彩信里的照片,一张裸照,他和一个女人的裸照。

他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武嫂笑笑:"你第一次牵我的手,脸就像现在这样红。"

武德昆尴尬地笑笑。

武嫂接着说:"照片上的姑娘很美,比我年轻的时候没多了。"

武德昆吁了一声:"不,她没有你当年美,我还能记起你那时候,梳着长长的辫子,真美,我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

武嫂摸着自己的脸轻轻说:"再美,有什么用。还不是会慢慢变老。"

武德昆闷着头回道:"你变老,我也变老了,谁能老也不老,那不成妖怪了。"

武嫂低下头,没说话。

武德昆站得脚有些麻,轻轻跺了跺脚之后说道:"咱们结婚有三十年了吧!我是啥人你应该知道,我出去再怎么拈花惹草,也不会和你离婚的,只是玩玩而已。"

武嫂说:"那么你认为我空守着这栋房子就会快乐了吗?"

"有什么不快乐的,你也不想想,就我们家这样的条件,这城里有几家能赶上的,不是跟着我,你能有今天的享受?"武德昆冷笑着说道

"这种享受是快乐吗?......"

武德昆叹了声说:"那你想要什么?或者说怎么样才能让你快乐?"

(作者:张嘉佳)

大学室友有四个,其中睡我上铺的叫"猪头"。

夏天的时候,天气太热,压根儿睡不着。

宿舍的洗手池是又宽又长,"猪头"热得受不了,于是跑过去,整个人穿条裤衩横躺在洗手池里。那叫一个凉快,他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结果同学过来洗衣服,不好意思叫醒他,就偷偷摸摸地洗,冲洗衣服的水一倒,沿着水池差点儿把"猪头"淹没。

"猪头"醒过来之后,呆呆地照着镜子,说:"为什么我这么干净?"

那年放假前一个月,大家全身拼凑起来不超过十元。于是我们饿了三天,睡醒了赶紧到洗手间猛灌自来水,然后躺回床位保持体力,争取尽快睡着。

第四天大家饿哭了。

后半夜,"猪头"猛地跳下床,其他三人震惊地盯着他,问:"你去哪儿?"猪头说:"我不管,我要吃饭。"我说:"你有钱吃饭?""猪头"擦擦眼泪,步伐坚定地走向门口,扭动身体大喊:"我没有钱,但我不管,我要吃饭。"我们三人顿时骂他,骂得他还没走到门口,就转身回床,哭着说:"吃饭也要被骂,我不吃了。"

清早"猪头"不见了。我饿得头昏眼花,突然有人端着一碗热汤递给我。我一看,是"猪头",他咧着嘴笑了,说:"我们真傻,食堂的汤是免费的呀。"

全宿舍泪洒当场。"猪头"喃喃地说:"如果有炭烤生蚝吃该多好呀,多加蒜蓉,烤到吱吱冒水。"

再后来,"猪头"恋爱了。

他喜欢外系一个师姐。

"猪头"守在开水房,等师姐去打开水。

但他不敢表白。师姐将开水瓶放在墙边,一走远,"猪头"就把她的开水瓶偷回宿舍。一个月下来,"猪头"一共偷了她十九个水瓶。作为室友,我们非常不理解,但隐约有点儿兴奋,我们可以去卖水瓶了。

一天深夜,"猪头"说:"其实我在婉转地示爱。"

我大惊,问:"何出此言?""猪头"说:"我打算在毕业前,偷满她五百二十个水瓶,她就知道这是520(我爱你)的意思了。"

大家齐齐沉默。

那时候的男生宿舍,熄灯以后,总有人站在门外,光着膀子穿条内裤打电话。每张桌子的抽屉里,打废的IP电话卡日积月累,终于超过了烟盒的高度。

"猪头"很愤怒。他没有人可以打电话。他决定打电话给师姐,师姐叫崔敏。那头是崔敏的室友接的电话,说她已经换宿舍了。

"猪头"失魂落魄了一晚上。

第二天,学校海报栏前人头攒动,围满学生。我路过,发现"猪头"也在人群里面。出于好奇,我也挤了进去。

海报栏贴了张警告:某系某级崔敏,盗窃宿舍同学人民币共计两千元整,给予通告批评,同时已(口述被2黑人曰B经过) 交由公安局处理。

大家议论纷纷。

我去拉"猪头",发现他攥着拳头,眼睛噙满了泪水。"猪头"扭转头,盯着我说:"崔敏一定是被冤枉的,你相不相信?"

当天夜里,"猪头"破天荒地去操场跑步。我站在一边,看着他不惜体力地跑。一圈两圈三圈,他累瘫在草地上。

后来,"猪头"白天旷课,举着家教的纸牌,去路边找活儿干。再后来,在人们奇怪的眼光中,"猪头"和师姐崔敏一起上晚自习。

到冬天,漫天大雪,"猪头"打着伞,身边依偎着小巧的崔敏。几年前曾经回到母校,走进那栋宿舍楼。站在走廊里,总觉得推开308,门内会团团坐着四个人,他们中间有个脸盆,泡着大家集资购买的几袋方便面,每个人嘴里念念有词。

然后我想起"猪头"狂奔在操场的身影,他跑得精疲力竭,深夜星光洒满年轻的面孔,似乎这样就可以追到自己心爱的姑娘。

我们朗读刚写好的情书,字斟句酌,比之后工作的每次会议都认真,似乎这样就可以站在春天的花丛中永不坠落。

我们没有秘密,没有顾虑,我们像才华横溢的诗歌,无须冥思,自由生长,句句押韵,在记忆中铭刻剪影,阳光闪烁,边缘耀眼。

"猪头"结婚前来南京,我们再次相聚。再也不用考虑一顿饭要花多少钱,我们聊着往事,却没有人去聊如今的状况。因为我们还生活在那首诗歌中,它被十年时间埋在泥土内,只有我们自己能看见。

很快他喝多了,趴在酒桌上,小声地说:"张嘉佳,崔敏没有偷那笔钱。"

我点头,我相信。

他说:"那时候,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只有我相信她。所以,她也相信我。"

我突然眼角湿润,用力点头。

他说:"那时候,我做家教赚了点钱儿,想去还给钱被偷的女生,让她宣布,钱不是崔敏偷的。结果等我赚到钱,那个女生居然转学了。"

他说:"那天崔敏哭成了泪人。从此她永远都是个偷人家钱的女生。"

我有点儿恍惚。

他举起杯子,笑了,说:"一旦下雨,路上就有肮脏和泥泞,每个人都得踩过去。可是,我有一条命,我愿意努力工作,拼命赚钱,要让这个世界的一切苦难和艰涩,从此再也没有办法伤害到她。"

我大醉,想起自己端着泡面,站在阳台上,看校园的漫天大雪里,"猪头"打着伞,身边依偎着小巧的崔敏,他们互相依靠,一步步穿越青春。

十年醉了太多次,身边换了很多人,桌上换过很多菜,杯里洒过很多酒。

那是最骄傲的我们,那是最浪漫的我们,那是最无所顾忌的我们。

那是我们光芒万丈的青春。

如果可以,无论要去哪里,剩下的炭烤生蚝请让我打包。


站长推荐阅读:
·gif邪恶动态图 啪啪啪啪动态图片 男人戳女人尿尿的地方动态图片邪恶动态图
·两性故事 乡村美妇 我和婶婶的青梅竹马酒后互脱衣
·情感隐私 爸爸快点在再快点 办公室偷偷爱 天!爸爸替媳妇止痒
·美文赏析 英语短文:How to Make Your Dreams Reality
·情感隐私 情感口述:每天都有新鲜,“七年之痒”对我无效
·美文赏析 境由心生,健康生活需要好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