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和老公一起智斗刁蛮婆婆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凤凰网)

  如果婆婆实在哄不好,那就哄好老公吧。只要老公把你捧在手心上,心肝宝贝一样地疼着,婆婆就拿你无可奈何。

  婆婆有意为难

  从第一次迈进周扬家的大门,张雪就知道周妈妈不喜欢自己。那次春节,在周扬的老家湖南岳阳,望着风尘仆仆随儿子不远千里来给自己拜年的准儿媳张雪,周妈妈的笑容明显带着几分勉强,张雪装作没看见,照样贴在周扬身边亲亲热热地做恩爱状。她心里知道,周妈妈很早就为周扬在家乡找了一位她心目中的理想儿媳妇,要不是周扬大学毕业后远赴上海,再遇上百分百中意的她,周扬的婚姻恐怕就成了旧社会才出现的包办婚姻。

刚结婚那阵子,张雪和周扬的感情还好得蜜里调油,尽管婆婆对自己不满,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做不知道,可是随着婚姻生活的逐渐平淡,又随着女儿蓓蓓的出生,周扬提出接婆婆来上海和他们一家三口一块居住,一方面可以帮着照顾刚出生的女儿,一方面也可以跟随在自己身边让

自己尽尽孝道。

  张雪对于老公要接婆婆来同住的打算并不同意,可是女儿刚刚出生,自己只能休三个月的产假,产假一满就得去公司继续上班,到时候一忙起来根本没有工夫照顾嗷嗷待哺的女儿,家里肯定要缺人手。婆婆来上海和他们同住,说是尽孝道也好,做免费保姆也好,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张雪心里清楚这几年婆婆对自己的印象并没有改观,再加上现在自己生了个女儿,婆婆恐怕又会在心里扣掉不少印象分,有了这层心理暗示,张雪对于和婆婆的相处自然就没有把握了。

果然,婆婆来了没两天,就对张雪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不是这样不满意,就是那样不高兴,张雪还在休产假中,每天早起睁开眼睛就得和婆婆打交道,一个星期应付下来,心里早就窝了一肚子火。等到周末周扬休息在家时,张雪找了个机会把周扬拖到房间里好好地向他诉了一通苦。周扬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儿,皱着眉说:“亲爱的,我也知道妈心里对你有意见,但咱们现在是非常时期,孩子还小,妈过来毕竟是给咱

们帮忙的,小事情上你就让着她点儿吧。”张雪心里不高兴,但是看周扬也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也不好把矛盾闹得太大,于是就忍了忍,把委屈吞回到肚子里去了。

  没想过几天之后,张雪休满产假开始上班,婆婆竟然就背着她开始使坏起来,先是说带孩子太累,便罢工不肯做晚饭,接着连房间也不肯收拾了,更可恶的是还在小区里和邻居散播张雪的坏话,说她不孝顺老人,对自己颐指气使,就像对待乡下的保姆。张雪听了邻居的风言风语不由得气坏了,心里想着:这个乡下的老太婆,表面上一副风平浪静的样子,没想到背地里居然那么多弯弯肠子,想着法儿败坏我的名声。看样子,她是不打算让我和她儿子好好过日子了。

  那天晚上,张雪心里想到婆婆的阴损之处,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几次想要推醒身边呼呼大睡的老公把心里的委屈说个痛快,几次却又都忍住了。想起上次周扬的态度,张雪觉得这事不宜太直接,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对策才好。

  媳妇自有妙计

第二天在公司里上网逛

论坛,张雪无意间竟然看到了一个帖子,是关于婆媳大斗法的,帖子里的媳妇有一招屡试屡爽的妙计,让张雪的心情豁然开朗。

  那之后,张雪就开始改变战略,每每下班回家都变得格外嘴甜起来,“妈妈”前“妈妈”后追着婆婆叫,尤其是在周扬面前,就更是对婆婆显得殷勤万分。不仅如此,张雪对待周扬的态度也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以前两个人一到周末都是周扬负责做家里的卫生,更兼有烧菜做饭,现在一到周六的早上,张雪就早早起床,撩起袖子开始干家务,这一转变让一向伺候老婆成了习惯的周扬都觉得有些诧异了。可是诧异归诧异,周扬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以前总是自己伺候老婆,老娘来了住在一块,时不时看见自己当长工,当然心里会不高兴,现在张雪主动承担起家务活儿,自己的腰杆比往常直了许多,不仅在老娘面前,就是在朋友面前也觉得面子倍增,心里对张雪的感激也就无形当中多了几分。

更让周扬觉得心花怒放的是,张雪在夫妻感情上对他

也比原来多了几分细致和柔情,以前自己加班回家,如果遇到张雪心情不好还要被她数落两句;现在不同了,只要自己加班有应酬,甭管回家多晚,张雪都等他回来一块儿休息,不仅不抱怨,她还好茶好水地伺候着,一副他理想中贤良淑德的小媳妇模样。

  那天晚上,两个人窝在床上说了一会儿体己话,张雪又兴致高涨地主动要求和周扬亲热亲热,一番雨云之后,周扬搂着柔情蜜意的老婆躺在床上,心里美滋滋的。张雪不失时机地附在他身边,很有诚意地表态说:“老公,前阵子我刚刚生下宝宝,在感情上对你有些冷落,再加上妈刚来上海和我们住在一块,我又有些不习惯,难免就会在你面前发发脾气,你原谅我一时任性说话没分寸好吗?”

看到老婆这么通情达理,还深刻地进行了自我批评,周扬当然是连连点头,感动得就差落泪了,一把搂紧爱妻,动情地说:“亲爱的,我知道妈住过来以后你也受了不少委屈,而且平常有什么矛盾你都让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看在眼里记

在心里,放心吧,关键时刻老公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周扬的话让张雪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心里顿时踏实起来,暗暗思索这一番基础工作算是没白做。

  没多久,婆婆又在一件小事情上对张雪挑刺,见张雪一副不准备应战的回避姿态,气焰就越发嚣张了起来,嗓门也越来越大,战事闹到最后,蓓蓓被吓哭了,张雪的眼泪也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周妈妈心里正暗自得意,心想着这下算是给媳妇来了个彻彻底底的下马威,没曾想门锁一转,儿子周扬竟然下班回来了,进门之后的周扬黑着一张脸,不高兴地看了周妈妈一眼,闷着声音说:“吵什么呢?隔大老远,还在楼道里我就听见家里的叫嚷声了。这里是居民楼,又不是独门独户的乡下院子,被邻居听到我们家里天天战事不断,传出去对谁都不好!”

  周妈妈自知理亏,看看儿子阴沉的脸色,没敢再吱声,一场风波就算是暂时平息了。

  老公鼎力相助

没想到蓓蓓快半岁的时候,张雪家里又迎来一场新的风波。这一回是周妈妈借口

老家有亲戚来上海找工作,自作主张地让村里的一个年轻姑娘小玉借住到了张雪和周扬的小家里,虽说房子是三室两厅的大房子,可家里无端地来了个外人,张雪心里想想都会觉得别扭。虽然周扬也别扭,但他妈妈说得好听:小玉是来上海找工作的,找到工作马上就搬出去住宿舍,况且小玉没找到工作之前还可以在家里帮着她一块儿带孩子,无形中也能帮她减轻一下家务活儿的负担,再说小玉烧得一手好菜,就当家里来了个不要钱的保姆也划算。周扬听周妈妈一分析,倒也觉得有点儿道理,勉强同意了周妈妈的安排。

谁知道小玉来了没几天,张雪就敏感地察觉到周妈妈是别有用心的,先是经常借故支开自己让小玉和周扬单独待在一起,接着又经常在周扬面前夸小玉能干、漂亮、会持家,更让张雪觉得可疑的是,小玉根本不像是要找工作的样子,住下来以后只是每天围着周妈妈和周扬转,倒把自己这个女主人完全不放在眼里。张雪心里暗暗叫了声“不妙”,凡事更是多留一个心眼,提防着周妈妈

现在有了帮手,更容易暗中给自己设圈套。

  一次周末,正巧张雪要加班赶工,早早地就出门奔公司去了,忙到快中午了才突然想起有一份文件忘在家里的电脑里没带出来,于是匆匆忙忙地赶回家去取,刚走到楼道里准备掏钥匙开门时,突然听到家里传来争吵声。张雪放轻了步子,竖起耳朵听屋里究竟在争论什么。

  只听周扬十分愤怒的声音传出来:“……您这都是什么鬼主意?!我要真干出什么对不起小雪的事来,将来怎么面对蓓蓓啊?!”

张雪心里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脚步开始有些不稳了,但还是耐着性子听下去。只听婆婆有些着急的声音分辩说:“扬子,妈可是为了你好啊!张雪这姑娘虽然不错,可她到底是城里的姑娘,家务事不会,脾气大而且还特别任性,最重要的是她到现在也没能给我们周家生下男叮小玉虽说没什么学历,工作也还没落实,可这孩子是妈看着长大的,她人老实本分,而且脾气好心眼好,她人品模样都没法说,再者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妈找

人算过她的八字,她命里有子,找了她可是你的福气啊……”

  张雪在门外听得七窍生烟,差一点儿就夺门而入,指着那个乡下老太婆的鼻子乱骂一气了。现在都是什么社会了,你婚前对我不满意也就算了,现在我和你儿子婚也结了女儿也生了,你居然怂恿他和我离了再娶,还把候选媳妇弄到家里来,这种做法未免也太过分了!

  可是,还没等张雪行动,就听见屋里传来周扬的怒吼:“无论她多好的条件,我就是断子绝孙也注定要和张雪过一辈子了!就算小雪有再多的不是,她也是我老婆,她对您百依百顺,对我也百般体贴,我从没觉得她有什么不是。既然我娶了她,就会对她好一辈子,您要是瞧她不顺眼,就怪您儿子自己不会挑吧!横竖是儿子的错,媳妇是没有半点儿毛病的。还有,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什么男丁不男丁的话,您要是再说这些话,我就送您回乡下,蓓蓓由张雪和我轮着带,不劳您大驾了,也省得将来您孙女长大了知道您嫌她不是个男孩!”

周扬的一席

话让张雪禁不住红了眼眶,他的表态和愤怒让张雪开始明白,原来自己的老公是这么立场坚定地爱着自己,从来都没有因为婆婆对自己的不满而动摇过。

  后面两母子还有哪些对话,张雪根本没有听下去,她只是轻轻地转身离开了楼道,回到楼下的花园里。望着树下一对相依相偎的年轻情侣,她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和周扬刚刚恋爱的那些日子,那时候,他们曾经互相发誓,一定要给对方最完整的爱,包括爱对方的家人和朋友,用最宽容的心去对待生活里的不愉快和小矛盾。

  而现在,面对婆婆的再三挑拨,周扬坚定的立场给了张雪幸福下去最大的动力,有了深爱自己的老公,还有聪明可爱的女儿,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张雪没有把那天偷听的对话告诉周扬,当然,周扬也没有向张雪透露自己妈妈的这场小阴谋,一个星期之后,小玉离开了他们家,周妈妈也主动提出回乡下生活。临走前,周妈妈给张雪留下了5000块钱,说是留给他们请保姆用的,言语之间,周妈妈有些闪烁其词,但是聪

明的张雪已经读懂了婆婆的悔意。

  在送婆婆坐上返乡的火车时,张雪望着车窗里年迈的老人,心里暗暗地想:其实妈这么做无非也是站在周扬的立场上,希望他身边的人能够更疼他珍惜他,如果自己能做到这点,相信婆媳间的矛盾会迎刃而解的。她又想:或者再过一段日子,自己再吹吹老公的枕边风,让他接婆婆来上海过年吧,到时候,再劝说老公把婆婆留下来长住也不迟。


站长推荐阅读:
·另类情感 相亲200次仍无果找个老来伴为啥这么难
·成人动态图片 27报:想撸就撸
·口述实录 与空虚寂寞白领少妇的激情性爱
·励志语录 王蒙:纸海钩沉——尹薇薇
·两性故事 小三被丈夫切断经济来源后竟来求助我
·两性故事 识破女友的阴谋 她精心策划让我当个顶缸爸爸